专栏 | 绿色情报员:被消失的毛孩(下) 狂犬追杀令

2020-0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肺炎迅速蔓延,中国乱屠乱宰野味和流浪动物,恶习种下祸害。(美联社)
武汉肺炎迅速蔓延,中国乱屠乱宰野味和流浪动物,恶习种下祸害。(美联社)

武汉肺炎来势汹汹,“中国很多地方乱屠乱宰,野生动物、猫狗都抓来卖给人吃,最终就是出现这种悲剧。”中国的动物保护志愿者张西娅眼见疫情不断升温,她从失控的流浪狗现象,不意外中国再度爆发传染病祸害。

打死流浪狗 打不死狂犬病


中国是流浪狗大国,也是狂犬病高发国。(美联社)
中国是流浪狗大国,也是狂犬病高发国。(美联社)

流浪狗日益成为中国社会治理的重要课题,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中国流浪狗超过4,000万只,大约占全球流浪狗20%。世界爱犬联盟台湾总代表吕幼纶
认为,很多国家都有流浪狗问题,只是数量多寡,台湾也不例外,但目前台湾只有鼬獾型狂犬病,也就是没有狗和狗之间的狂犬病,而中国各地祭出打狗令,一方面为了保持市容整洁,另一方面因为每只流浪狗可能是狂犬病的传染源。

中国是全球狂犬病的第二高发国家,仅次于印度;根据官方资料,2018年中国有410人死于狂犬病,24%由流浪狗导致。吕幼纶说,“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主管机关颁布命令的时候,是用非常残暴的手段对付流浪狗。”

张西娅指出,打狗队最早源起于农村,这些地方没有科学养护的知识,对狗也不太重视,有的自己养了、自己杀来吃,甚至还有易狗而吃的习惯,很多狂犬病往往就发生在这些地方,广东茂名、江门,以及广西的玉林等地都位居中国狂犬病排行榜的高位,因为这些地方同时养狗、吃狗,而且由于南方特别容易滋生疫情,引发动物和人类共患疫病,非典型肺炎SARS最初就是发生在南方。

嗜吃狗肉野味 埋下疫情祸害


中国人戒不了吃狗肉,市场公然屠宰、贩售狗只,这些地方也成了疫病温床。(美联社)
中国人戒不了吃狗肉,市场公然屠宰、贩售狗只,这些地方也成了疫病温床。(美联社)

流浪狗进了民众的肚子,而病毒抓住人性的邪恶,趁虚而入。吕幼纶表示,拿最近武汉爆发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来看,屠宰场往往成为病毒突变的温床,鸡、鸭、猫、狗全部杂混在一起,加上不注重卫生,很难想像当中潜藏多少未知的疫病。中国科学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1月22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这种病毒来自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比较大,可能像竹鼠、獾这类的。”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从流行病学角度分析。这阵子,新浪微博也流传一张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价目表,包括活竹鼠、活狗狸獾、活狼仔、活果子狸、活鳄鱼等几十种品项,看得人瞠目结舌。

中国人戒不了吃狗陋习,“有人说,官方的留验所(收容所)几乎成了狗肉的交易地点,狗狗前门没入,后门就转手给狗肉供应商,或是转手到狗肉店。”吕幼纶披露残酷的真相,“中国到现在还没有禁食猫狗肉,早期狗狗进到留验所,狗主人几乎没办法再把狗接出来。”

留验所通狗肉店 防疫藏死角


中国的犬只留验所是暗藏狂犬病的黑暗死角。(美联社)
中国的犬只留验所是暗藏狂犬病的黑暗死角。(美联社)

犬只留验所有如禁锢的黑牢,资讯不透明,消息被封锁。“几乎所有的留验所大门紧闭,没有开放给公众,也没有纳入公开讯息的范围。”张西娅点出弊端,“名义上,这些留验所属于政府执法部门的一部分,但是现在很多城市承包给社会机构或营利机构来管理,上海的留验所就传出狗吃狗的消息,有的还爆出送到狗肉馆去了。”

中国留验所超收犬只、防疫缺失、专业不足,各种争议层出不穷。张西娅指出,一般来说,每个城市有一个留验所,容纳量大约300多只,但是全年没入的狗少说有几千只,由于没有兽医进驻,防疫堪虑,而狗只被关在密闭空间,很容易染上狂犬病,反成为狂犬疫情失控的角落。

目前世界先进国家处理流浪猫狗的主要方式为TNVR,吕幼纶说,台湾也采用这种作法,先诱捕(Trap)、绝育(Neuter)、防疫(Vaccinate),最后放回原地(Return),但是中国连宠物狗的防疫率有多高都无从得知,更别说流浪狗,收容所极可能出现狂犬病、犬瘟热或其他疫病交互传染的高发情况。

“我们讲文明国家,文明程度系乎如何对待动物,虽然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待狗狗的态度,却大不同于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吕幼纶语重心长说。她建议,中国各城市的养犬条例应该纳入对留验所的规范,明订出设施、处置流程等,不该让留验所成为黑暗的死角。

家犬变流浪狗 动物教育缺位


中国宠物猫狗数量高居世界第一,动物教育和动保法却付之阙如。(美联社)
中国宠物猫狗数量高居世界第一,动物教育和动保法却付之阙如。(美联社)

根据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数据,中国宠物猫狗数量在2018年首度超过美国,高居全球第一。不过,当前中国宠物主要来自购买而非领养,广东省宠物协会就曾指出,“街上的流浪狗98%都是被遗弃的宠物狗”。

这数字背后凸显了中国动物教育的缺位。“不仅仅是对养狗这方面,对动物生命的尊重完全为零,从小学到高校,每年校园里的虐待动物事件相当多。”张西娅编写了一本校园虐待动物案例,“大多是虐待猫狗,而且是在校方管理指使下这么做。”

吕幼纶表示,虽然国际动保组织设法走进中国校园,推广动物保护观念,不过,国际NGO在中国设据点并不容易,加上人力、经费有限,外部力量很有限,除非中央政府当作一回事,把动物保护列为重要教育项目。

反观台湾,动物生命教育早已纳入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又称108课纲),近年更进一步启动“校园犬计划”。吕幼纶说,2017年台湾的公立收容所全面实施零扑杀政策,动保团体着手推动校园认养流浪猫狗,教育部国教署大举编列预算,同时鼓励各校将原有的流浪狗申报为校犬,有些老师还把校犬带进教室,透过互动传达动物教育,目前约有200多所学校加入认养行列,未来5年内估计全台将有三分之一的学校拥有校园犬。

动保法空喊 二十年原地踏步

“中国动物保护法的制定呼喊很多年,2001年就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要立动物保护法,或者是反对虐待动物法,历年都有这样的声音,可是往往到了决策层,声音就没有了。”张西娅直指中国动保法的严重滞后。“决策者不认为动保法是那么急迫。”吕幼纶指出,“中国现在讲求的是国家的发展、经济成长,关切的是中美贸易战,至于动物可能是很次要的。”

当中国迟迟等待领导人为动保法定槌,台湾民间力量却成功推动修法,一部流浪狗纪录片《十二夜》,促使政府修订动保法,实施零扑杀政策。“这部片子上映时,很多人泣不成声,所谓的十二夜,是十二天之后,没有被领养、被带出收容所,就会被安乐死。”吕幼纶说,“动保团体站出来呼吁,如果我们已经用二十年时间,以安乐死、扑杀方式处置流浪狗,但是外面的流浪狗并没有减少,可见这个方式是错误的。”

吕幼纶和《十二夜》导演Raye是相熟的朋友,她说,当时Raye并不认为台湾已经走到零扑杀的时机点,以日本来说,他们的标准是当一个地方的绝育率达到80%以上,实施零扑杀才能有效解决流浪狗问题。不过,台湾民间的力量相当可贵,目前公立收容所资讯透明化,动保团体可据以了解监督,甚至和官方携手合作,解决流浪动物的问题。

老大哥一昧祭出追杀令,逼得狗急跳墙,谁晓得失控的流浪狗又会爆出什么病毒呢?

撰稿人:麦小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