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美国成立太空司令部

2019-08-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成立太空司令部并组建太空军。(Reuters)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成立太空司令部并组建太空军。(Reuters)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2019年8月29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美国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预计2020年底之前,美国还会成立太空军。很多人认为,美国的这些行动将会加剧大国在太空领域的争夺。我认为,这是太空科技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大国博弈在地缘空间战略上的自然延伸。争夺不一定带来战争,有时争夺往往还带来科技的进步。关键是,大国之间要建立一个可行的多边军控机制。这一步终究是要踏出去的。

重建而非创举

其实,美国早在1985年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时期就设立太空司令部,是「星战计划」下的产物,苏联解体时它还存在,直到2002年解散。主要原因是,2001年发生发生”九一一袭击事件”,美国开始重视本土防卫。它的部分职能转移到新成立的美国北方司令部,另有部分职能划入美国战略司令部。太空任务则由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Air Force Space Command)负责。

因此,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成立太空司令部不是创举,而是重建。它在定位和作用上,与之前有根本上的不同。1.主要对手从前苏联,演变成今日的俄罗斯、崛起的中国,以及其他潜在对手。2.威胁手段以前比较单一,也不成熟,如今反卫星武器等手段多元,逐步成熟并可用于实战。为此,美国需要一个事权统一的专属太空司令部,以整合美军全部太空资源。它的主要任务是,保护美国在太空轨道的资产,就是849颗卫星的顺利运作,防止敌方对美卫星进行欺骗、破坏、抑制、降级和摧毁。

所谓欺骗(deceive),是以假信息误导卫星,使它发出假信号给己方用户。破坏(disrupt)是运用干扰手段,暂时削弱卫星的有效运作,不进行物理损坏。抑制(deny)则使卫星暂时失效,如中断卫星传输,也不做物理损坏。
降级(degrade)是进攻性物理破坏,包括使用激光器照射并破坏卫星光学系统,而不破坏其他功能。摧毁(destroy)更是进攻性物理破坏,以动能杀伤性武器摧毁卫星,使其永久性消除。既防御,又攻击,是攻防一体。

刻不容缓

美国成立太空司令部并非一帆风顺。此前,太空任务由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负责。美国空军高层批评,既然空军有之,何必再设,造成迭床架屋?最后,特朗普总统拍板决定。这中间有两个人起到关键作用,第一位是美国原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另一位是负责研究及工程的国防部次长格里芬(Michael Griffin)。他们曾表示,面对新的太空威胁,组建事权统一的太空联合力量刻不容缓。以前的太空司令部的任务是发挥「支持性」功能,如今将成为美国整体太空力量的「领导角色」。

根据美国太空新闻网站(Space News)报导,为了重新组建太空力量,沙纳汉2019年3月12日成立国防部太空发展局(SDA),由格里芬领导。这位老兄70岁,在太空领域成就非凡,很有威望,2005年至2009年担任美国太空总署署长。他接管新成立的太空发展局,展现强烈企图心。太空发展局的任务就是为美国筹建下一代的太空体系架构,找出相关概念、方法、途径、科技和系统
。可以说,他本人和他带领的太空发展局,将扮演美国筹建下一代太空力量的核心角色。


美国2020年底前组建太空军。图为美国空军测试X-37B轨道试验飞行器。(U.S. Air Force)
美国2020年底前组建太空军。图为美国空军测试X-37B轨道试验飞行器。(U.S. Air Force)

根据报导,美国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是美国国防部第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属于功能性的作战司令部,与网络司令部、战略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运输司令部并列;另外6个是地区性的作战司令部,按战区划分为:北方司令部(负责北美地区)、南方司令部(负责南美地区)、中央司令部(负责中东和中亚)、欧洲司令部、非洲司令部,以及印太司令部。

新锐力量

因此,太空司令部在性质上是负责太空联合作战的指挥部门,目前编制87人,由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上将(John W. Raymond)领军。所以,太空司令部是指挥部门,它所指挥的兵力、装备和物资从何而来呢?就从太空军而来,预计2020年底之前成立,成为继美国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之后的第6个军种。今年3月,沙纳汉曾经对外说明,太空军和空军的关系,就像海军陆战队和海军的关系。但是,太空军的人数不像其他军种那么多,不会超过20,000人,预算与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预算相当。

接下来要关注的是,有了太空军,原先负责太空作战任务的空军太空司令部何去何从呢?该司令部负责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的指挥官汤姆森(John Thompsond)去年12月曾说,空军太空司令部将面临改组,为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提供军力、装备和训练等资源。听起来,和太空军的任务有相当程度的重迭。我认为,即将成立的太空军,在草创阶段,会借助空军太空司令部的力量,进入成熟阶段之后,双方的职能任务会进一步明确。当然,不排除发生部门利益冲突的可能,而延迟美国下一代太空力量的形成。

发展小卫星

2019年7月1日,美国国防部太空发展局向业界发布第一份意见征询书,希望业界能够提出,如何建立一个符合具有弹性敏捷和快速响应的美国下一代太空体系架构的意见。太空发展局提出和以往不同的3个发展思路,以及下一代太空体系架构的基本设想。

在发展思路方面,除了加强与业界的协作。它突出弹性敏捷的概念,以发展多功能的小卫星,应对新的太空威胁。目前美国每个星座主要由少量大型的精密卫星组成,一旦某部分被敌方威胁而失能,将影响全局。若是由数百颗多功能的小卫星组成,即便部分被敌人摧毁,也能保持一定程度的运转。小卫星的重量平均在50至500公斤之间。

另外,就是强调快速部署,格里芬说,太空威胁变化的速度极快,美国需要在2022财年具备新的太空战力,不能像以前的计划案,动辄10几年,缓不济急。为此,今后美国国防部的采办程序都要调整,以适应快速部署新型太空战力的需要。

七个防御层

在下一代太空体系架构的基本设想方面,太空发展局提出7个太空防御层的构想,从传输层、跟踪层、监管层、威慑层、导航层、战斗管理层到支撑层等。考虑全面,也很有前瞻性。包括考虑到美国GPS导航卫星一旦遭受攻击失能时,可以有其他的替代方案,继续提供定位、导航和授时服务;另外也考虑到如何跟踪敌方先进导弹和超高音速武器的攻击。


美国首任太空司令部指挥官雷蒙德上将(John W. Raymond)。(Space News)
美国首任太空司令部指挥官雷蒙德上将(John W. Raymond)。(Space News)

反观中国和俄罗斯,也有相应的太空指挥部门和太空部队。如中国2015年底成立战略支持部队,强调”网电一体战”,把天军和网军整合在一个军种,似乎比美国分别属于太空司令部和网络司令部,各有其可运用的专属部队,看起来更有整合性。但是它的具体效能如何?外界很难评估。至少,迄今为止,还看不到类似美国太空发展局所提出既全面又有前瞻性的太空体系架构。俄罗斯的情况好一点,但终究是受到财力限制,短期内不容易有全面性的更新与精进。

根据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UCS)的最新统计,截至2018年11月底,世界各国在轨卫星共有1,957颗,美国拥有849颗排名第一,占总数43.4%;中国有284颗位居第二,占总数14.5%;俄罗斯有152颗排名第三,占总数7.8%。因此,美国目前的太空实力超前,必然引发中俄两国重新思考今后的太空战略,有可能发展某种成本较低,又能发挥不对称的太空战力,寻求与美国达成某种形式的平衡,最终建立一个可行的多边军控机制。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