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中国官媒指责港“黑童话”灌输“仇中亲英”教育: 抢夺教育香港下一代话语权?

2019-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9年8月23日,一名抗议者手标语牌:五大诉求 坚持到底。(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9年8月23日,一名抗议者手标语牌:五大诉求 坚持到底。(美联社)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日前发表文章,称香港自六月起连串暴乱,不少参与者都是学生。文章说,这些尚未步入社会的青少年,何以忽然变得如邪教徒般激进狂热?偏颇的通识教育正是元凶之一,香港坊间竟有通识辅助参考用的绘本童话,向幼童灌输“仇中亲英”的价值观。

该文章援引香港《大公报》的报道说,这本绘本式童话书名为《这个童话算不算是童话》,内容讲的是一名叫“忠郭”的霸道国王想征服所有子民,好在一个叫“自由港”的地方被魔法师下了50年不得入侵的结界,港内人民才能生活安康。想要尽快统治“自由港”的“忠郭”派巫婆到港,设立“传送门”及施“洗脑”黑魔法,将“自由港”子民送到“忠郭”管制地方处置。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文章说,将以中国为谐音的“忠郭”打造成邪恶的化身,才是这黑童话的目的。《大公报》评论说,香港下一代从娘胎出来就被灌输仇国仇家的毒药,试问,这样下去,香港的未来还有多少希望?

此外,《大公报》记者翻看过去十年的通识课本,称发现不少内容涉及丑化中央政府,美化暴力“占中”事件,加深学生的误解。《大公报》评论称,回归以来,香港最大的失误在于没有从教育、司法、媒体上“去殖民化”。香港人看到的和听到的,绝大多数是来自英美西方发布的内容,久而久之,潜移默化。

在美国的中国战略智库分析研究员邓聿文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评论说,香港回归后,其教育确实没有回归:

“香港的历史和国情教育与中方不同,对青少年如何看中国肯定会产生影响。因为一国两制,刚开始时是不干涉香港内部事务,当然也包括香港的教育。中方2012年也提过要进行国情教育,港府亦做过努力,但是遭到香港反对派泛民反对,后来也不了了之。香港的新闻和教育用大陆的话来说,是掌握在香港的泛民手里,不是掌握在港府手里。”

既然是一国两制,那么孩子怎么教育是港人自己的事情,编篡自己的教材合情合理合法,是这样吗?邓聿文先生说:

“法理上当然没有违法,但大陆就不这么看,比如那个童话故事里的国王暴政,中方看了肯定会不舒服。中方认为香港的教育是失败的,没有去掉殖民化思想。中方没有要求香港完全把大陆的教学大纲移植到香港,但至少要从正面的角度来叙述中国的历史,而不是他们认为的妖魔化,让港人看来中国人是坏东西,给港人传播这么一种价值观。”

但是,邓聿文先生说,站在香港的立场看,怎样编写教材、选择什么样内容、以及怎样叙述,是我的事,属一国两制范围内,只要没有在教材里挑战中央权威就可以:

“由于香港编审教材的人都由泛民队伍掌控,所以港府的强制遭到广大市民反对,2014年的占中就有这方面的因素。”

中国大陆在试图抢夺如何教育香港下一代的话语权,其中又有一国两制这么多原因参杂其中,邓聿文先生说:

“每个国家都重视教育,特别是历史教育。这次香港的示威抗议,如果反对派失败了,香港的国情和历史教育会根据港府和大陆的意见重新出版教科书,不会再有大的反复,至少未来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没有翻盘的机会。”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时,示威者举着标语“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美联社)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时,示威者举着标语“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美联社)

有媒体报道说,香港有孩子想上街参加示威游行,但做出租车司机的爸爸给孩子看了一段示威者挑战香港警察的视频,孩子就决定不上街了;但更多的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上街参与了游行队伍,他们说要为香港的未来、为孩子们的未来而战斗。对此,邓聿文先生表示:

“对游行示威,人们有支持有反对。中方报导的是个别情况,而更多香港市民支持自己的孩子去游行示威,中央就不会报道。每个人基于自己的经历、知识和立场有不同的态度,这很正常。”

另据法新社报道,有12岁港童因手机里有游行照片,在罗湖关口被十多名公安单独扣查半小时;在8月26日的反送中抗议中,港警轰水炮、示真枪并逮捕了36人,其中最小的才12岁。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谈了他的看法,他说,现在一方面是信息广泛流通,同时人们又无暇去读深度的理论分析:

“像我这样的政治学教授,很少有人读我们的书,但文学家会成为一个比政治学教授更具政治影响力的人物,很多政治素材会通过文学家的手笔去传播。比如美国有名的电视片‘权利游戏’和‘魔戒’、以及‘饥饿游戏’,而乔治-奥威尔的作品影响也很广。所以在如今要动员群众进行思想启蒙的情况下,文学家起的作用非常大。”

再比如雨果在法国启蒙时代起了很大作用,雨果与拿破仑当时有一个默契,就是拿破仑用剑、雨果用笔去征服世界,去捍卫自由和摧毁专制。夏明教授说:

“ 文学想象通过大众媒体传播,尤其具有丰富画面和故事情节的会吸引大众。在多媒体时代,文学艺术、电影、音乐、甚至歌曲都在起作用,包括香港示威者唱的‘悲惨世界’里的歌曲:‘你听到人们的呼声了吗?’成为多媒体时代抗争的重要因素。这一点过去也从来没有缺少过。”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文章呼吁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是时候对基础教育进行系统性的拨乱反正了。只有引导学生建立正确的国家观念、国民身份认同,才能彻底斩断‘港独’伸向青少年群体的黑手,也可以说是教育领域去殖民化的一场硬仗。

那么,中国政府说要培养的正确的国家观到底是什么呢?夏明教授分析说:

“中国的国家观本应是名符其实的人民共和国,但却是挂羊头卖狗肉,中共既不允许多党竞争、也不允许自由选举,这就是他们的所谓国家观念。”

据了解,通识教育自2009年起成为香港高中必修科目,涵括经济、文化、历史、语言、科学诸多范畴,没有固定教学范围,教师可选择或编写教材。但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文章指责说,香港通识教育的不少材料以及考题角度欠持平,充满引导性,充斥仇中、反政府的内容。

文章援引香港《大公报》的调查说,原来这些教材绝大部分是由英美国家所控制,香港八所大学的通识教育教材都是由美国国务院富布赖特计划下的“港美中心”垄断。据早年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廼强曝料,设立于香港中文大学内的“香港美国中心”,表面上以“教育机构”示人,实质是向香港“反对派”提供抗争培训、支援“占中”行动等“反中乱港”的基地。文章说,现今通识教材出自这样的机构,受教育者难免数典忘祖、认贼作父。

夏明教授就此评论说:

香港有网民发起罢工、罢市、罢课,要求政府回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五大诉求。(美联社)
香港有网民发起罢工、罢市、罢课,要求政府回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五大诉求。(美联社)

“说到香港的英美教育和通识教育,或者是中国所说的没有去殖民化,我认为中国政府和人民日报犯了一个大错误,就是香港不完全是一个殖民地。香港一方面深受英美文化影响,但英国的殖民政策有很多演变。英国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有历史阶段性,英国已经走出这个阶段,并提出各民族平等和民族自决等新理念。所以英国的殖民政策和帝国主义政策在英国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经过调试、失败和反思,最后英国走入一个健全的自由民主国家,成为国际法的重要维持者。英美国家已经从炮舰政策时代走出来。”

夏明教授说,如果我们看不清历史的发展,就会把英国和美国凝固在帝国主义阶段。他说,禁止奴隶贸易是由英国首先提出,英国的保守主义之父伯克,就反对奴隶黑三角贸易,还有萧伯纳,推动费边主义和工党政策。夏明教授强调,英国很多进步是在贵族推动下才取得的,也才有英国皇家特权被逐渐削弱、权力逐渐进入到英国下议院等等。

1993年中国出书研究西方比较政治制度,夏明教授是英国这一部分的执笔人。他说,英国国家的宪政历史,其实就是不列颠的一个宪政博物馆,展示了人类历史在宪政革命和演进中的突破和开创:

“我们必须看到英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历史上有罪恶和局限性,但现在他们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领袖国家,致力于推动世界人权和民主和平的进步。所以中国如果要讲去殖民化,不是要去英美影响,而是中国自己要走出殖民主义阶段。现代的殖民主义国家恰好就是中国,而且中国正在成为一个社会帝国主义国家。”

为什么这样说呢?夏明教授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对百姓的日常生活进行控制:

“中国的殖民是以大汉族主义对边疆少数民族进行不平等的甚至没有人性的镇压和控制,以消溶他们的民族认同、宗教信仰以及传统文化和语言,中国政府现在对自己的人民和领土实行这种同化政策,就是一种殖民主义化。马克思和列宁都曾经说过有国内殖民地的存在,中国现在就是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建立殖民统治,而且在边疆地区建立一种民族的国内殖民地。”

此外,中国还在进行某种帝国主义的扩张,其核心逻辑就是权力即公理,夏明教授说:

“帝国主义的核心理论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谁有力量谁就是公理的制造者。现在中国认为自己崛起了,中国要改变世界的话语权,要给世界提供中国声音、中国方案,这是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维。而且中国在一带一路的推进过程中,对第三世界国家进行资源掠夺,让很多国家陷入债务陷阱,具有帝国主义的侵略性。”

所以夏明教授指出,可以看到现在中国一些老百姓表现出的盲目的沙文主义和战狼精神,比如“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种帝国主义气势:

“另外在社交媒体上也可以看到,中国还有受中宣部指使的五毛大军,称只要是我们东风导弹能够覆盖的地方就会有正义,这都具有强烈的帝国主义特色。”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港人与大陆会出现矛盾。夏明教授说:

“香港摆脱了英国的统治,而英国已经完全成为一个遵循国际价值观和国际准则的领军国家。当香港一旦进入中国的所谓天下体系,北京就是最高权威,而且中国不认为世界上有公平的国际秩序,因为国际秩序不是它建的、它就要去破坏,试图重新立下以北京为中心的天下规则。”

而这就是中港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在夏明教授看来,不是中国政府没有做到给香港人的去殖民化,而是香港人不愿接受中国政府具有封建色彩的社会帝国主义核心的一种殖民化,这是问题的实质。

谈到中共贬损香港的通识教育,夏明教授说,大学教育从西方开始,而西方的大学都继承了希腊的传统,那就是通识教育:

“通识教育最强调怎样做一个好人和有智慧的人。科学要由有正义感和有灵魂的人去掌握,而不是只有技术科学而没有灵魂,这是通识教育的本质。所以西方大学体系在过去五百年扩张,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它不仅带来先进的技术和科学,而且培育更有人性和人类关爱的、对世界进步有担当和尽责任的有灵魂的人。”

香港现在有十来所大学,在全球排行榜上都排在前面,在亚洲则可以排到前10名甚至前5名。夏明教授说,香港的大学之所以有这些成就,完全是西方教育的功劳,不是中国的功劳。现在你要破坏所谓大学的通识教育,把香港的教育与大陆接轨,这是把邓小平三个代表的理论、把毛泽东思想和中共党史全部加进去,最后会毁了香港的大学。他说,香港人对此看得很清楚,大陆的领导人也看得很清楚。

夏明教授说,美国现在有大约36万中国留学生。再加上来自中国的高中生就将近有50万了:

“中国的高级官员包括习近平,把女儿送到哈佛大学,杨洁篪把女儿送到耶鲁,薄熙来把他的儿子送到牛津、哈佛和哥伦比亚大学。中共高级领导人看得很清楚,他们的子女要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有前途,必须获得欧美的良好教育。其他西欧国家也都有大量中国留学生,还有澳大利亚、日本和加拿大等,中国在海外的留学生可能接近百万。”

而这百万留学生都是什么人? 都是谁的子女? 当然不大会是普通工人农民的子女。夏明教授说:

“包括我自己都不是出生寒门。所以中共领导人和精英看得很清楚,把他们的子女都送到国外留学。如果中共本身要与时俱进、要获得通识教育,那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都不想要中国的教育,为什么要强加给香港人呢?”

夏明教授说,香港的繁荣是中国优秀文化与西方文化完美对接的结果,要认识香港的重要性,不能只看到香港接受了西学,香港同时也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宝贵文化:

“中华民族的瑰宝最后流落在香港和台湾,香港和台湾比中国更中国,因为他们把中国的传统更多保留和继承下来。所以,中国大陆有什么资格来贬损香港的文明和香港中西合壁造就出的成就呢?中国领导人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国家享受各种优越条件,又从中国专制体制里不断地吸金贪腐、把钱转移到海外。中国领导人的虚伪,这里就看得一清二楚。”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