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妇幼论坛:“反送中”引发海外大陆和香港留学生身份认同之争

2019-06-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波士顿留学的香港学生许颖婷。(脸书图片)
在波士顿留学的香港学生许颖婷。(脸书图片)

最近香港持续不断的反送中运动,加剧了香港回归22年来对北京和港府的不信任,这一矛盾延伸到美国校园,引起来自香港和大陆留学生的身份认同之争。

“我来自香港,不是中国。”在波士顿留学的香港学生许颖婷以此作为标题,在校报上发表文章。文章以这句话开头:“我来自一座城市,它属于一个我不隶属的国家。”

许颖婷接下来写道,包括她在内的许多香港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还表达了对她所就读的大学将其家乡列为“香港,中国”的不满。

六月初,百万香港人上街游行,许颖婷在波士顿组织了“反送中”集会,又赴纽约游行发言,希望国际社会听到香港年轻人的呼声。

在纽约集会中,她身穿一身黑衣,T恤上写着:“我係香港人(我是香港人)”。她站在高处,用扩音喇叭带领群众呼喊口号:保护香港!

1997年香港回归时,许多香港90后、00后的年纪很小,甚至仍未出生。他们有的曾对中国有更强的归属感,但随着年龄增长及近十年来中港摩擦的频发,身份认同逐渐产生了微妙变化。

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2018年12月的调查,15%的香港人自我认同为中国人,而40%自称为香港人。另有43.2%的香港人表示,自己有混合的身份,是身在中国的香港人,或是在香港的中国人。

在18到29岁的年龄组,仅有4%的香港人持“中国人”身份认同,而59.2%自我认同为香港人。

我们就此首先采访到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先生: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本台资料图片)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本台资料图片)

“香港最近几年越来越多年轻人,不认同自己中国人的身份,很多人都强调自己是香港人,不认为自己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尤其是北京对香港的掌控和打压越来越厉害,不但是年轻人,甚至开始有中年人也有这些想法。很多人想办法移民欧洲和台湾,还有些人考虑去东南亚,这是很严重的信心危机。”

反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反国教、雨伞运动、铜锣湾书店事件、一地两检、反送中……在一波波的社会运动中,香港年轻一代的本土政治参与度愈发深入,对香港人身份的认同意识越来越坚定。林卓廷先生说,这与香港回归22年中共的做法不无关系:

“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共承诺香港回归以后,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后来违反了基本法的承诺,香港人看在眼里,又没有办法。很多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失去了信心,对中共也没有任何信任。”
而这次送中条例修改就如同是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港人忍无可忍,林卓廷先生说:

“现在这个法律放在立法会讨论的机会比较低,因为市民的力量太大,政府也不能强硬推行这个恶法。但是我们的几个诉求,包括要求政府不要再追究参与反对运动的示威者等等,政府还没有正面回应,所以很多香港人非常愤怒,要继续抗争下去。”

当被问到对香港目前局势是否乐观?中共会不会撤回法律、并给所谓暴动平反?林卓廷先生说:

“面对中共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暴政,非常难乐观。但是香港人在非常困难的时候要抱有希望, 继续抗争。因为我们都是香港人,香港是我们的家,要去保卫它。”

来自香港的大学生许颖婷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文章在校报上发表后,社交媒体炸了锅,她收获了排山倒海的支持,“雨伞运动”学生领袖黄之锋也为她点赞,但批评也纷至沓来,其中不少来自她的中国内地同学。


左起: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资料图片)
左起: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资料图片) Photo: RFA

有人评价她“无知而傲慢”。一位自称在湖南出生、香港长大的学生写道:“喝着东江水,用着大亚湾的电,然后你说‘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

还有人写道:“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原出自西汉抗匈名将陈汤,是近年中国卖座电影《战狼2》的经典台词。

“我读到那则评论时,真的感到恐慌。”许颖婷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她哭着读完各种评论。她说,“来自香港、台湾、西藏和其他与中国相关地区的学生,会因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遭遇反弹。”她坚持认为,她的文章并无提倡港独,只是说明自己和香港人的身份认同。

许颖婷认为:“中国同学从小被教育,如果国家被攻击,就会将其视为人身攻击。但香港人会批评、反省自己的政府。”

这次香港爆发的反送中运动,使得中港矛盾日趋炽热,更加催生香港本土意识,也使在海外留学的内地与香港留学生之间关系紧张加剧。

而许颖婷也并不是唯一的例子。今年2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中国学生开展抗议,要求罢免刚刚当选的学生会主席、一位恰好支持“自由西藏”运动的藏族女生。同样在2月份,加拿大安大略省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一组中国学生对一位即将来校就新疆局势演讲的维族人士采取了非常不寻常的举动,学生们录像、拍照,并将所有资料交给了多伦多中国领事馆。

网上有评论说,这些中国留学生的民族主义狂热和双重标准让全世界侧目,但他们首先应该得到的是同情。现在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是在1989年之后出生的,他们一生看到的就是富裕繁荣和共产党持续不断的民族主义宣传,又怎么能期望他们有其他的思路和言行?

中国社会活动人士胡佳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评论说:

 

胡佳展示反对修宪的纸牌。(胡佳推特)
胡佳展示反对修宪的纸牌。(胡佳推特)

“我生活在这个国家已经45年了,从小接受的不叫教育,叫灌输洗脑,就是大一统的思维。也就是说,统治者的权力和统治是不能挑战和分割的。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在中国大陆成长的人,都会受到中共长期洗脑的影响,价值观和思维方式,都是被中共设计、就像融化在钢铁中浇铸出来的。”

胡佳先生说,人们在就某些问题的探讨和争论中,很容易出现概念混淆,无论是西藏学生还是香港学生,他们和中国大陆学生之间的争辩,都与此有关系:

“比如香港所举的反送中的牌子,顾名思义就是反对送到中国去。那么这有时候就会引起歧义:难道看不起中国吗?难道中国就是这么受到你们排斥、不信任和蔑视吗?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它的准确含义是反对送给中共。”

事实上,香港与其他国家也签订了一些引渡协议,包括与一些亚洲发展中国家。胡佳先生说,如果这种引渡协议的签订是与其他民主国家的话,根本就不会起什么波澜:

“但是中共的这个引渡涉及到会开一个不应有的后门,而且这个后门对所有香港人都极度危险,就是会送给共产党。过去22年香港的司法独立受到极大破坏,中国大陆的国家安全部门到香港去绑架中国公民,甚至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民或者是外国公民,中共都做得出来的。这种事情只有香港人才能体会到那种最真切的担忧、焦虑和恐惧,每个人都像砧板上的肉,随时中共的刀都可能落下来。只要你不听话,中共只需要想出一个理由来,就可以要求香港把你羁押,因为它的的确确是所谓中央政府,说一不二。”

胡佳先生说,香港的警察以前饱受尊敬,在亚洲的名望仅次于日本警察:

“但现在香港的警队已经堕落成公安化、国保化、土匪化和流氓化,这是中国大陆的强权司法、党法私刑式的司法,是大陆的特色。现在难得还有香港的律师,这次反送中他们也上街游行,甚至有香港的法官也参与了相关联署。”

因为,这是最后一道屏障,那就是香港的司法独立不受中共肆意妄为的干预和胁迫,再也无可退让了。胡佳先生接着说:

“实际上,中国大陆的很多学生在和香港学生发生争执的时候,他们有时候是一种原始反应,即你说中国不好了,那我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哪怕是我到了海外,我听着也不爽。也就是说,我们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把自己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你说港独藏独疆独,为什么人家有这么强烈的分离心?不就是因为你是法西斯、你不受信任吗?比如这次把香港变成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生杀都由共产党随心所欲,这一定会触犯到香港、这个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香港的法律是从英国继承下来的,香港成为金融中心,也确立了它有强大的经济上的自由,而共产党的那一套东西与这些背道而驰。 当然共产党也实行资本主义,但那是国家资本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共产党的高官以及他们的家族从中牟利,与老百姓无关。”

因此,所谓的分离或独立是因为中共暴政,人家是出于趋利避害,要保护自身的尊严和自由,才要想与你割断这个关系,胡佳先生说:

“如果中国大陆是一个民主体制,香港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当然,藏独港独疆独这些事情都有探讨的余地,连新疆异议人士伊力哈木都曾经说过,他就想平等地生活在这个大家庭中。但共产党绝对不会给人家平等、要同化他们的民族性,慢慢把人变成可用意识形态去灌输的奴隶。”

所以,在胡佳先生看来,大陆学生和香港学生之间爆发这样的冲突,其实是亲者痛,仇者快,他说:

“中国大陆在海外的留学生难道每个都是支持共产党的吗?是不是其中只有少量的那些在大陆是团委党委、学生会干部和中坚分子呢?这些人到了海外留学也成了某大学中国学生会的主席,然后拿着中国使领馆的钱来监控学生,汇报学生的思想动态。你不是也怕自己在国外的行动、在国内的家人受到骚扰,或者自己回去也受到骚扰嘛,海外留学生尤其回国探亲时还要受到国家安全部门的请喝茶等等。要么你被发展成为他们的线人,要么你被迫交代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情。这难道不屈辱吗?你们到了海外自由之邦,可以看到那些从小没有恐惧的人,他们的成长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香港人现在也在追求普选权利,你应该知道哪一种体制更进步。”

胡佳先生说,在大陆出生的年轻人应该意识到,在中共教育下,有多少标准答案是共产党告诉你的谎言:

“你到了外边要睁眼看世界,更要睁眼从世界的角度看中国,应该知道这个国家的体制在现实和将来都不可持续。只有中国变成民主自由法治的国家、奉行普世价值的国家,变成有这种普选权力、司法独立的国家,变成言论自由的国家,你才是一个有尊严的中国人。到那时我觉得什么疆独港独和藏独都不成其为问题了,因为这是一个有尊严的地方,你有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胡佳先生说,他对中国大陆在海外的一些留学生的表现很痛心,不应当把香港学生和有不同意见的其他学生当作对手:

“我们的对手,不是香港的那些学生,而是进行专制统治的中共和其体制,尤其是那些高层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以及他们的家族,他们个个富可敌国。这些人以及保护他们政治和经济利益的专制制度,才是我们的敌人。”

香港回归22年了,虽然当初有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约定在先,但回归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使香港年轻一代的本土政治参与度愈发深入。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说,香港学生越来越不认同中国大陆的统治、或者不认同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身份,由来已久:

“本来1997年香港回归时,相当一部分香港人对此有正面的态度。但是20年来中共在香港的政策是背信弃义,完全不像邓小平当年说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香港50年不变,而不需要听命于中央政府,这才是一国两制的基本要求。当时明里暗里的基本共识,就是香港的制度比中国大陆优越,香港有自由和法治,虽然还没有民主选举,但有英国普通法的法治。香港人认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优越于大陆。尽管如此,当时也有一些香港人离开了香港,担心中国大陆说话不守信用。但无论如何,当时大多数的人还是觉得这个安排还是可以接受的,包括英国当局。”

陈奎德先生说,邓小平所说的50年不变,意思是说到那时候,中国大陆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发展水平与香港差不多了,也就不需要再变了:

“也就是说,当时人们潜在的共识是大陆在50年之间逐渐向世界文明靠拢,也就是大陆逐渐香港化,而不是香港大陆化,这才是最核心的问题。但是22年以后,中共一步步撕毁当年的承诺,包括破坏香港法治到香港越境来抓人。而承诺到2007年香港特首由普选产生,也被中共一步步剥夺,所以香港人越来越不满意,到2014年的雨伞运动,都说明这个问题。”

而现在这个送中法律,使香港每个人感到其基本自由受到威胁,陈奎德先生说:

“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香港回归22年之后,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之后,大陆越来越像毛泽东时代,与香港差距越来越大。被大陆引渡回去的人会受到无法无天、像文革那样的残酷对待,人们对人身财产没有安全感。”

陈奎德先生说,本来香港人是经济动物,现在大家忍无可忍都站出来了:

“这也说明在海外读书的香港学生,为什么越来越不遵从大陆,这与中共22年完全违背当年诺言分不开。所以大家对整个中国大陆的走向惶恐不安,香港人对大陆的认同感越来越低,从民调就可以看出来,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陈奎德先生还指出,海外一些大陆留学生反驳香港人,有些也并非出于其真实想法:

“因为涉及到自身安全,以及中国的洗脑教育。但据我观察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担心自己还要回国,各种利益还在国内,没有办法,只有违心地说一些话。”

总的来说,中共22年在香港的统治、特别是习近平上台的七、八年,使香港的离心力越来越大。陈奎德先生说,不光是香港,台湾最近也举行大游行、支持香港,同时,反对中国的红色媒体渗透台湾,都说明了这个情况。

最后,让我们以两位网友的话作为我们今天节目的结束语:

“作为一个炎黄子孙,作为一个曾经的大陆人,我对香港人始终抱着一个感恩,敬重的情怀。

8964,香港始终和学子们站在一起,出钱出力,30年没有间断的纪念活动…始终如一,持之以恒,义无反顾,义重如山啊!

汶川地震,香港提供最即时的,最多救灾的援助…在大多数校舍歪裂坍塌的废墟中,来自香港人直接援助建筑的校舍,却坚然挺立…”

“衷心祝福香港“反送中”成功,有朝一日帮助中国大陆年轻人打破历史诅咒,成为信息通畅、思维健全、心态正常的一代。”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