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从病患家属杀女医生 看中国恶性医患冲突的背后…

2020-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24日受到袭击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症科副主任杨文,经过18小时的抢救后,最终死亡。(视频截图/BTV)
2019年12月24日受到袭击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症科副主任杨文,经过18小时的抢救后,最终死亡。(视频截图/BTV)

去年12月24日,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被一名患者家属持刀刺死。据悉,凶手孙文斌95岁的母亲住在该院,病患家属疑因对治疗费用和效果感到不满,曾向有关部门投诉未果,愤而持刀行凶。

据一名医师转述,孙的家属曾跟警察说:“他4、5天前就说要杀了她,刀在3天前就备下了”。

一名参与抢救杨文的医师发文指出,孙文斌95岁的母亲患有癌症和脑中风,长期卧床。去年12月4日送医后,由杨文首诊,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治疗,仅要求输液,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和怀疑用药,不停吵闹、辱骂和威胁。

该事件被媒体披露后,迅速成为网络热点,人们纷纷呼吁关注中国严峻的医患关系。但官方显然不希望杨文事件扰乱了祥和的社会氛围,该事件视频被屏蔽,相关报道也在各大网站不见了踪影。

据相关统计,2008-2018年十年间,中国大陆媒体报道过295起伤医事件,有362名医护人员受伤。自2001年以来,有至少50位医务工作者因为暴力伤医事件而死亡。伤医事件在世界上时有发生,但像中国这样频繁却很少见。

杨文事件发生后,有人认为中国应该制定更加严厉的法律,打击医闹和伤医事件。去年12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将于今年6月1日实施。当天,在回答有关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问题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法规司司长赵宁谈及杨文医生被扎伤致死一事,称“这不是医疗纠纷问题,而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零容忍。”

中国医疗资源分配的“2080”原则


但许多中国网民却认为,杨文医生被刺死事件,折射出中国现行制度以及医疗体制的不合理,医患关系紧张只是问题表象。

在北京的中国社会活动人士胡佳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

“我本人也是自费医保社保,按比例报销,比如我每年看门诊要花2000块钱以上,才能报60%,主要是进医保目录的那些项目和药物,如果是不在里面的进口药还要自费。我在过去三年间因为胰腺炎住过几次院,每次都要花费上万元人民币,作为普通老百姓医疗负担很重。”

另一方面,中国最好的医疗资源不是用在中国公众身上,而是用于党政官员和公务员的健保以及公费医疗上,即2080原则。胡佳先生说:

“2080原则就是80%的资源用于20%的党政官员身上,最好的医生要为党政官员服务。每个三级甲等医院里面都有所谓干部病房,这种干部病房不是说生病了才去住,而是干部每年去进行体检、保健和休养恢复等等,干部病房就像是五星级酒店的套间,有最好的专家来会诊。党政官员所用的药品,只要世界上有、又不对中国禁运的话,都是不计成本地进口,费用一天可以几万几十万的花。而老百姓门诊要花几万块钱,生大病的话,20万、30万医保就封顶了。”

胡佳先生说,几年前有报导说有一个中产家庭,家里人患了感冒,引起并发症,被送到ICU病房护理,结果把家底掏空:

“而我的朋友、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因为住了一个月医院,一年的医保额度就基本耗空。再提到这次案例,老百姓为什么那么在意在哪里能尽量多报一点?其实医保也不是全额报销,而是按比例,不像公务员是全额,普通老百姓当然会非常计较。那个杀人的患者家属也有一把年纪了,不应该是冲动的人,可见这些问题在他心里积聚已久。医院对他家人的健康和治疗确实有一些瑕疵,由医生个体来承受这种形式的报复,也太过份,但没有哪一方是绝对的对或错。”

中国医疗腐败导致医患关系紧张


凶手孙文斌被逮捕。(视频截图)
凶手孙文斌被逮捕。(视频截图)

此外,中国的医疗腐败和黑箱作业,比如医生收红包、拿药厂回扣等,都让老百姓不满。胡佳先生接着说:

“李克强曾经说,要把医疗办成像支柱产业一样,而教育、医疗和养老等是不能成为产业的。中国的医院都是政府开的,尤其是三级甲等医院都归国有,所以过度用药和不必要的昂贵检测,比如CT、 B超及核磁共振等都需要收费,从医生和医院的角度来讲无法避嫌。医院的理由是做这些检测比较保险,有利诊断,可是医保并不全面覆盖这些检测和药品。”

而除了最好的单给领导干部服务的医生外,一般医生每天都要接诊很多病人,胡佳先生说,有时病人等了两个小时,医生只用一两分钟就打发了。这些他都经历过,因为他每个月都要陪他80多岁的妈妈去医院到三个科室进行检查:

“所以当老百姓经济压力大、又感觉没有获得优良和有效的医疗服务时,当然会不满。你挂不上专家号找不到好的专家,因为那些专家成天给领导干部会诊,护士也都围着干部病房转。人们看病、诊病和住院养病的体验都不佳,当老百姓在拥挤噪杂的病房里、各种痛苦相互都看得见时,医患关系就处于紧张状态,矛盾加剧后就演变成激烈冲突。”

中国病人看病像点菜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李洪宽先生对此深有同感,他说:

“这个惨剧要挖根源,首先是医疗收费制度不合理,老百姓不敢得病,一住院基本上倾家荡产。病人去看病就像去餐馆吃饭一样点菜,这个惨剧的主人公带着老母亲去看病,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主要是从经济上考虑,避免多付钱。而在正常情况下,几乎所有国家都一样,进了医院要听医生的,医生根据专业知识和职业道德制定治疗方案。”

但中国的情况就复杂得多,李洪宽先生说,因为确实有医生和医院把病人当赚钱对象,比如让病人作一些可做可不做的化验,所以中国人怕看病、不信任医生。

据孙文斌的姐姐告诉媒体:他们和医院的另一矛盾在于能否将母亲从急诊科转为住院治疗,但得到的回应是医院没床位。而急诊,意味着无法使用医保而需要自费,检查要自费,所以家属拒绝检查;住院后可以用医保,家属想住院之后再检查,加上孙家经济情况又不好、母亲的情况每况愈下,这些都在刺激孙文斌,所以他认为,“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病患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仅要求输液,看来也是怕花钱加重经济负担。

而在美国就不一样,李洪宽先生说,美国医生负责看病不负责收钱,医生可以放心大胆治疗:

“在中国各行各业骗子太多,有些医生开各种化验单时,病人首先想到的是:你这不是让我多花钱坑我吗?病人对医生基本道德产生怀疑,这是新问题。现在医患之间没有基本信任,主要由滥收费造成。”

李洪宽先生说,本来病人家人就情绪紧张,要是再老担心你在收费上坑他,病人家属就会表现非常极端:
“有些人会情绪失控,而且这个杀人的病患家属是蓄谋带着刀去的。最近有医院开始进行安检,这样医院成本又高了,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莆田系与百度勾结 拿病人当提款机


凶手孙文斌被判死刑。(视频截图)
凶手孙文斌被判死刑。(视频截图)

胡佳先生表示,他在北京已经看到有医院增加了保安措施:

“而且这些保安与派出所和公安局联动,进行所谓打击医闹,专门针对对治疗结果不满而到医院讨公道要求赔偿的病人或家属。这不得不让人想起莆田系,就是医院把科室和诊疗外包给非专业人士,其实就是骗钱敛财害命的一个群体,包括像北京武警总医院这样的军队医院,都有这种现象,发生大量草菅人命的事情。”

而且,胡佳先生说,莆田系还与百度相互勾结,搜索时莆田系总是排在前面,把走投无路的患者和家人引入歧途。这样,老百姓不仅有自己看病时的不良体验,还看到带有官方色彩的坑蒙拐骗,拿人生命不当回事,拿病人绝症作为提款机,胡佳先生说,这也是社会普遍现象。

正如网上有评论所指出的,纵观中国,病人杀医生,被告杀法官,学生杀教师等恶性事件不断发生,无法仅仅依靠刑事制裁解决。孙文斌在杀害杨文医生时并非不知道杀人的后果,他是将对社会的怨气极端地发泄到杨文的身上。所以,杀害杨文医生的凶手并非仅仅是孙文斌,应该说政府和执政党同样也是凶手。

中国医院基础设施设置不合理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则对比了中美医疗体制的不同。他说,他半年前做手术,住了九天院,账单是16万美元,个人付了不到3000美元,这也让他思考很多。他说,首先中国医院基础设施的设置不合理,主要集中在大城市,但在美国医院分布比较平均。第二,美国的私人诊所和国家补贴的大的诊所及医院是分开的,常见病看私人医生和医疗诊所,只有急诊才会去急诊室。而且美国医院一般不会让病人久住,有各种项目帮助病人处理手术后的恢复等等。

但是在中国,夏明教授说,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医院,无法分散医院的功能,不管大病小病都到医院去看,或到医院急诊室挂号。夏明教授接着说:

“对比一下你会看到中美体制的不同,中国的医院超负荷运作,医生承担病人的数量惊人。美国医生一天可能看10个病人,而中国医生据说有的一天要看两、三百人,这在美国看不到。”

中国医院权力不受制约


中国医院的权力没有受到相应制约,导致医患矛盾层出不穷,而美国医院受到各种机构监控,不大会出现这种情况。夏明教授接着说:

“美国医院是与保险公司和各种医保联系,而在中国看病,现金流量比美国多得多。比如在美国动手术等一般不涉及现金交易,医药费主要由保险公司处理,而保险公司与医院就有制约关系。医院的操作规程会按规范来做,如有违反就会与保险公司有纠纷,此外还设有两层申诉机构,所以医患矛盾和冲突在上诉过程中就能解决,病人权益会得到较好保护。有任何矛盾,也不会成为病人与医生之间的矛盾。”

中国医生有医霸心态 直接与病人的钱打交道

但在中国就不一样了,夏明教授说,在中国是先挂号后交费,交了费之后,很多还要送红包,美国就不存在送红包现象:

“在美国做完手术可能会给医生一些象征性的小礼物,不会有现金,更不会有几千几万的现金。但在中国,病人排队拎着礼包要塞红包,这就让中国的医生与钱打交道太多,而且中国医生不仅与钱打交道,更是与病人的钱打交道,这样病人和医生的冲突就变得更直接,这在美国就没有。中国医院的收费制度,以及缺乏保险公司和各种申诉仲裁机构的制约,使所有矛盾激化成病人、病人家属与医生的冲突,暴力就变得不可避免。”

因此,夏明教授说,中国的医院在半市场化和官僚控制下,有一种医霸心态以及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傲慢,这是中国医患冲突的一个重要根源。

改善医患关系从何做起?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李洪宽先生说,政府如果真想解决医患问题,首先要改革医疗保险制度,使人们不至于得个大病就担心倾家荡产:

“首先制度设立要科学,让大众心甘情愿去参与,保险费用不能太高,要让人看得起病。其次,要从整体上改善医患关系。中国社会是个人情社会,如果是陌生人与陌生人打交道,很多人守不住专业道德。有什么事儿要尽量找个熟人办,比如去看病要找熟人朋友转弯抹角、至少跟医生打个招呼,这样医生能够比较公平合理,不会任意宰你,否则陌生人之间就是所有人都防着对方会为了多赚钱而宰你。近20年来,中国医院医生的费用和药品价格涨得太快,大概比房价涨得还要快,老百姓承受不起。”

李洪宽先生说,本来家人得病就很紧张劳累,病人和家属还要时时刻刻防着医生和卖药的骗人,担心被坑,有些人就会走极端。所以我们在中国看到越来越多的医闹现象。

在胡佳先生看来,中共一党专制体制是最需要改变的,如果老百姓手中有选票,对医院的监督就会多起来,媒体也会进行报导:

“现在医患事件出现,要么进行新闻封锁、大量删帖和封号,要么就是所谓舆论导向,坚持官方的观点,都是老百姓无理、医院和医生是百分之百的受害者。中国医患关系紧张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再加上没有反对党,而中国又是民间组织和公民社会不发达的地方,各种维权组织受到打击,比如像毒疫苗那些受害孩子的家长,不是就被抓起来了吗?毒奶粉受害家长不是被判了刑吗?”

胡佳先生说,这次悲剧不会是最后一个,在中国这种制度下,医患关系的不信任和紧张仍然会长期存在,不论医院雇多少保镖、与派出所有多少联动,还是会制造出悲剧。而悲剧中的受害者因为一些过激的行为,也可能变成加害者。但无论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其实都是普通人在付出代价。那些在高干病房中享受安保措施、享有西方官员不能想象的优渥待遇的人,他们是感受不到的。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