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澳大利亚摆脱不了中共影响 “孔子学院”和“一带一路”再惹议

2019-1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0年6月20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墨尔本出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中医孔子学院授牌仪式。(法新社)
2010年6月20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墨尔本出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中医孔子学院授牌仪式。(法新社)

 

“孔子学院”和“一带一路”这两个备受西方批评的中共“锐实力”,最近在澳大利亚引起很大争议。在孔子学院与昆士兰大学共同开办的课程中,对于争议话题,如香港示威,新疆问题,南海议题,都只陈述中共官方单方面的观点。譬如教材一张投影片中,一张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与警方冲突的照片,标题写着“这是恐怖主义吗? ”

教材中还有一个“中国的恐怖主义”主题,内容强调新疆的维吾尔穆斯林参与了不少中国境内的恐怖活动,并解释中国政府透过行政关押、再教育营来“防治恐怖主义”。

为什么这种和中共官方一样的论调,出现在澳大利亚的大学课程中? 在悉尼科技大学任教的冯崇义教授表示,昆士兰大学的校长曾经被汉办聘为顾问,亲共立场坚定。

他说澳大利亚受中国影响和统战相当深远,政界、学界、商界、教育界、媒体界各阶层被中共全面渗透,形成非常强大的利益集团。即使这几年澳大利亚一些有识之士采取了很多行动反击,甚至澳大利亚在全球充当对中共反击的民主前沿阵地,起带头作用,但是亲共的力量不会很轻易的放弃阵地,因为他们有利益所在,还有他们很深的偏见,是长期影响下来的。

他说澳大利亚在经济上这些年,是自己造成对中国的依赖,譬如矿物资源和农业出口,澳大利亚在其他市场大规模收缩,集中在中国市场。

他说在教育方面,澳大利亚学校吸纳中国留学生和与中国各大学,研究院,军事院校进行大规模的科研合作,就是为了经济利益和商业利益,把中国当成最重要的伙伴。他们把民主自由人权完全搁在一边,  纯粹有利益就合作,不考虑价值观和中共的影响,将经济利益和认知错乱纠在一块儿。

他说像这昆士兰这位大学校长,还有像维多利亚州州长10月23日与中国国家发改委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这已经在媒体和联邦政府都发过很强烈警告,但维州州长仍一意孤行,认为搞项目能增加就业机会。他说维多利亚州州长是工党的,而工党里头有一批极端亲共的政客,相当于美国的“拥抱熊猫派”,他们都有在中国聘为顾问,或者有私人投资,所以他们的认知和利益是揪在一块的。

 

2010年6月20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墨尔本出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中医孔子学院授牌仪式,发表讲话。(法新社)
2010年6月20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墨尔本出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中医孔子学院授牌仪式,发表讲话。(法新社)

冯崇义说,他们就奔着商业利益过去,把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和两种制度之间的冲突矛盾撂在一边。他们一直讲的说辞就是,“我们知道制度不一样,但把搁置放在一边,为了经济发展和利益来合作”。基本上是把价值观彻底踩在脚下。现在中共政权在全球的统战能如此成功,就是西方民主阵营一大批政客,没有民主自由思想,他们一直对西方民主制度有怀疑,认为民主制度没有效率,弊病丛生,在西方反民主反自由的政客是相当多的。而学界的左派,因为对资本主义质疑,就把中国看成是另一种出路,另外一种选择。他们对共产极权没有感觉,认为只要把经济搞上去就可以,一直讲中共使多少人脱贫,认为中共推全球化,反而美国在搞孤立主义,他们把商业利益和这种认知纠缠在一块。要改变这种状况不是那么容易。

冯崇义说,他们接受中共的逻辑,只问胜负,不问是非,他们认为中国经济增长这么多年,增长这么快,社会稳定,说明中国模式肯定做对了什么,而这正是中共一直宣传的逻辑。这些西方的亲中人士没有认识到中国的维稳,是通过全面打压人权,打压异见人士,用高压的方式来控制住火山口,不让爆发,压在底下,他们把这种稳定当作成功范例。

冯崇义说,经济发展也一样,中国是用共产暴政,完全不顾工薪阶层的利益,牺牲环保、人权,降低生产成本,以这种方式吸纳全球的制造业去中国投资,然而这种方式代价非常大。这些西方人就不顾这些理由,就认为中国发展了,发展很快,就认为中国模式是正确的。

澳大利亚社会已经发现中共在澳大利亚的统战,已严重干预了澳大利亚的内政,破坏民主政治、新闻媒体和学术自由、压制移民社群的异议。因此在2018年6月,澳大利亚参议院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了《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案》、《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两项重要法案。

冯崇义说,立法确实能带动舆论风向,但是澳大利亚人口少,安全部门人手少,政府部门规模小,立法之后本来有个说法是要增加拨款,扩大国土安全部,去订立细则,去落实执法,但他们现在没有能力去认真执法,执法力度是相当小的。

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不过澳大利亚将近28年经济不衰退的辉煌纪录,可能会破灭,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亚经济成长率只有1.4%,是10年前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数字。这使得当地政府更加重视经济问题。

冯崇义说,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率领的新政府资历浅,权力不稳固,若考虑眼前经济利益,他们不敢开罪中国,影响经济。

 

澳大利亚意识到中共渗透,去年通过立法阻止外国干预,但依然摆脱不了中共影响力。图为悉尼地标歌剧院。(法新社)
澳大利亚意识到中共渗透,去年通过立法阻止外国干预,但依然摆脱不了中共影响力。图为悉尼地标歌剧院。(法新社)

澳大利亚华裔老师揭露孔子学院自派教师 排挤当地老师

关于孔子学院的争议,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一位华裔中学老师张钰健,披露了孔子学院师资及教材的情形。他说从中国派到澳大利亚中小学的孔子学院老师,大部分没有经过教育学训练,跟澳大利亚当地的华语老师相比,他们的教学水平非常低下。澳大利亚当地的老师,最低要四年的教学训练,或者通过学士学位之后需要再接受两年的教学学习,也就是至少需要四到六年的高等教育学习,教育是专修。但孔子学院派来的老师对教育学毫无概念,特别对于先进的教学方法更是没有能力,而且孔子学院的老师英语水平不达标。

他说孔子学院采用的教程完全是汉办的教程,一般澳大利亚中小学是采用澳大利亚教程,较好的学校采用国际教程。汉办的教程完全是中共官方的观点,如同政治性宣传。举例来说,学习藏族文化时,不可避免要了解西藏历史,了解达赖喇嘛。但孔子学院完全不提达赖喇嘛,澳大利亚本地老师会提达赖喇嘛,会告诉学生中国的观点,澳大利亚的观点,联合国的观点,不会只呈现单一观点。张钰健说他自己在教七年级和八年级学生的时候,就是呈现这些不同观点。

他进一步指出,当孔子学院进入澳大利亚学校,澳大利亚本地的老师就不会得到聘用,汉语教学完全就被孔子学院垄断。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已经认知到孔子学院的问题,因此两三个月前已经停止了中小学的孔子学院,但是澳大利亚北领地(Northern Territory)的中小学仍然还有孔子学院。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签“一带一路” 当地华人联署反对

孔子学院在西方引发高度争议,澳大利亚很多学校仍然与孔子学院合作。1991年从香港移民澳大利亚的林松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政治学博士,目前住在悉尼,对当地政情有长期观察。他说澳大利亚政府给大学拨款愈来愈少,大学以增加招收留学生的方式或者和孔子学院合作以取得资金。他还指出,维多利亚州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引起很大关注,很多澳大利亚人担心和中共渗透有关,因此维州州长被很多人投诉,他说当地华人已经发起签名运动,要求调查州长跟中国有没有特殊关系,并且要求维州调查贪腐的部门去调查这位州长。

 

撰稿人  陈美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