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租房受阻 原珊珊家人被骚扰

2016-08-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儿子。(权利运动网)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儿子。(权利运动网)

李文足租房受阻 原珊珊家人被骚扰

在中国大陆,去年7.09逮捕行动的一些被拘押者的家属受到株连的状况仍没有好转。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日前被原房东告知,不能再将房屋租给她。她寻找其他住所也由于国保介入而遇阻。此外,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的孩子借住在姐姐家中,她的姐姐也因此受到当局骚扰。

当局针对7.09案家属的打压仍在持续。继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后,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也遭到了逼迁。

李文足8月29日告诉本台,她两天前接到房东电话,对方称无法再将房子租给她了,无奈之下,她于一天前出外寻找新的住所,但在随行国保的介入之下,新的房东当即就表示不能租房。

李 文足:“国保找到我的房东,还找到那个老人,把他带到派出所,带了几个小时,威胁他,不让他把房子再租给我了。其实在最开始,在去年的时候,警察就找过房 东,让他把我们赶走。但是房东因为是朋友,那个时候帮我把压力承担了,现在他们就是不想给我们家属活路了。前天房东找到我,说房子不能租给我了。昨天我出 去找房子,那个国保就一直跟着,后来我跟房东进去看房子,他就把房东叫到一边,叫到楼梯口,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房东吓到了,说房子不能租给你们。”

记者:“你只是去看房子,国保就一直跟着你,不让房东把房子租给你?”

李 文足:“我最近不管去哪儿,只要出去,他们就一直跟着。昨天我一下楼,他们就跟着。我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出去找房子,警察肯定就会不让别人 把房子租给我们。其实我们现在面临着被他们逼上绝路、无家可归了。原珊珊已经流浪了一个月了,王峭岭也是,天天住酒店,到处跑。”

李文足说,王峭岭被逼迁后曾短暂借助在她家中,这也许也是令当局逼迁的原因之一。她们现在几乎都被逼上绝路,无家可归。

与 此同时,原珊珊的家人也遭到当局骚扰。8月28日上午,原珊珊发出紧急呼吁:谢燕益律师株连,我假期把两个孩子放到姐姐家,刚刚电话得知我姐姐家公安局要 去调查。严重的违法,我与当地公安局联系,一位不告知姓名的女警员接的电话,我告知我是原珊珊有什么事找我没有必要骚扰孩子及家人,说已转达局长,我要求 与局长通电话被拒绝,挂断电话,静等上门服务。

关注事件的北京律师陈建刚8月29日向本台表示,过了一年多,当局仍然持续打压家属,目的就是为了制造恐惧,因为政治犯是当局最大的敌人,他们势要斩草除根:

“制造恐惧,斩草除根,往下不停的追杀,这是我们大家眼睛看得见的。其他的犯罪案,盗窃抢劫什么的,出来后国家都不会像这样去追杀。因为这是政治犯,政治犯才是独裁者、一个独裁政府最大的敌人,最在意的敌人。”

陈建刚认为,目前的中国处于最黑暗的境地,政府与黑社会无异:

“中国仍然处于最黑暗的时候,株连的制度在共和国的地方存在着,并且每天都在不停制造罪恶。而且中国不是行之于文字的,是一种完全的人治,现在政府就像黑社会一样。”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嘉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