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20周年专题节目(一)香港回归后新生代国民身份认同

2017-06-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年轻人国民身份下降。 (姬励思绘制)
香港年轻人国民身份下降。 (姬励思绘制)

香港回归已经二十年,中国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措施成效如何?香港社会目前又面临什么样的问题?自由亚洲电台制作了四集的专题节目,介绍目前香港社会所面临的问题。

回归二十年之后,香港居民的中国国民身份认同,已成为香港社会的一个焦点。在第一集的节目中,本台特约记者姬励思,访问了三位在回归前后才出生的新生代港人,了解这些香港年轻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中国国民身份。

近年一系列的民意调查显示,年轻群组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一直下降。

是中国人?还是香港人?

20岁的黄同学,19岁的波比和22岁的阿慧,都是香港回归前后出生的新生代。虽然他们都是接受中国香港特区的教育长大,但面对身份认同问题的时候,三位年轻人都不假思索,异口同声的表示自己是香港人。

在97香港回归那一年出生黄同学说,他对香港的感情远深于对中国,而大陆旅客在香江的一些行为表现,令人反感,他不想被视为同类人。

他说:毕竟对我而言,我对香港的感情比对中国浓厚。有些大陆人的不当行为,引起我不好的感觉,他们会在地铁高声谈话,不理会别人的感受;他们又会插队。他们还有些极端的行为,我不能接受,就是在地铁大小二便。

阿慧有亲身的经历。

她说:我上班或逛街,经常会经过一些旅游区,有一次在地铁,他们很大声的跟对方讲话,在拥挤的车厢内,令人感到很不舒服。还有试过在一个商场旁边,一个妈妈抱着小孩在垃圾桶尿尿,其实商场内就有很多洗手间。

除了因为大陆游客带来的表面观感冲击之外,阿慧也表达了对中央政府的一些政策的失望。她直言以作为中国人为耻。

她说:国家的一些政策,就是说中国的排污政策,还有政府去强拆别人的家园等等,他本身就不是个友善的政权。人家叫我中国人,会感到羞耻,像说我是个不好的人,所以觉得跟他们留些区别比较好。

阿慧曾参与2014年占领中环的抗议活动。她说跟她不满大陆 政府有关。

三人中最年轻的波比,出生于香港回归之后,他跟阿慧不同,他不赞成现今很多年轻人用激烈的方式抗争,他也是在朋友中,少数不支持占中的,他亦因此被同辈标签和讥讽。

他说:我认为应该一步一步去和对方商量,不应该用激烈的手法去强逼别人认同自己的方法。因为每一个的想法不是全对的,应该通过商量,寻求大家接受的方法。因为我不支持占中,他们就认为我是支持政府,我感到无奈,我希望用包容的心去商量。

他们都感受到同辈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比较冷淡,阿慧一针见血的表示,与其说他们不认同中国人的身份,倒不如说他们是不认同大陆的政府。

她说:我们也有学中国历史,对中国的历史文化也很珍惜。只是现在的政权的统治,给我们很负面的感觉。很多时候,他用了一些很极端的手法,中国人去捍卫一些核心文化,争取廉洁的国家,却发生屠城事件,这个政权是多么的暴力,不顾人民的思想和意愿。

就香港的主权回归中国,三人都表示感觉平淡,波比说,他从未经历过英殖民时期的香港,因此无从比较。

他说:因为我出生在1998年,不能和回归前的生活方式、法律制度等比较,所以我对回归没有太大感觉。

对97年出生的黄同学而言,在他十岁那年,香港回归对他却有一个另类的意义。

他说:刚好那一年,香港迪士尼乐园送我们97出生的人,全年通行证,任何时间都可以免费进场。当时的感受就是开心,当年我只有十岁,小孩都是贪玩。现在看来,我是比较幸运,赶上这个优惠,好像带给我一个充实的童年。

自由亚洲电台姬励思报导

(责编: 陈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