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运动放大社会裂痕

2019-07-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28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游行,表达“反送中”诉求。(美联社)
2019年7月28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游行,表达“反送中”诉求。(美联社)

近日,香港数十个社会团体发表公开信,表达他们对反送中示威活动的支持,并强烈谴责上周日元朗地区发生的黑社会袭击市民的事件和警方的渎职行为。与此同时,另一些港人以及北京政府则支持警察维护社会秩序、谴责示威者的暴行。被一场又一场警民冲突所激怒的香港,是否也在变得越来越分化呢?

因香港政府此前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运动本周末继续发酵。周六,上万名港人齐聚元朗,抗议黑社会团伙一周前在当地火车站袭击示威者和无辜市民的暴行。周日,香港警方在中联办附近向示威人群发射了几十发催泪弹,并追打身着黑衣的抗议者。回顾本月,香港各地基本每个周末都发生了暴力冲突。

不少港人认为,香港街头连日的紧张局势与港府的无动于衷形成了鲜明对比。上周,包括港铁、消防处、路政署的香港几十个政府部门、社会及商业团体的成员纷纷发表公开信,严厉谴责港警无视甚至纵容黑社会殴打市民的渎职行为。

 

 

“反送中”运动正在全民化

香港时事评论家、资深媒体人李怡认为,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正逐步发展成一场全民运动:

“(这个运动)应该算是在慢慢扩展,因为每一次行动过后,港府和警察都失分了,都让民众看到了更不好的一面。虽然很多人觉得示威者的行动变得越来越激烈,但他们基本上没有伤害到任何人。”

随着公共舆论急速膨胀,香港网络讨论区“连登”(LIHKG)成为了“反送中”运动的一大发声平台。

一封在“连登”论坛上广泛传播的《跨部门公务员致香港人的公开信》写道,香港一向以治安好、自由度高而著称,但近两个月来他们却看到了港府对市民抗议活动的“极端欺压”。在此期间,广大市民提出的五大诉求,分别是撤回(修订)逃犯条例、收回暴动定性、停止搜捕控罪、追究警方施暴、落实双真普选,港府仍未能正面回应。

为了响应市民的抗争活动,许多公务员还在网上贴出了他们的工作证照片。在遮盖住身份识别信息后,他们在贴纸上写下了诸如“谴责警黑勾结”、“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的口号。照片显示,这些公务员来自香港海关、水务署、地政总署等政府部门。

2019年7月28日,上街游行的香港民众试图躲避警察施放的催泪弹。(美联社)
019年7月28日,上街游行的香港民众试图躲避警察施放的催泪弹。(美联社)

近期动荡造成香港社会多处裂痕

就在香港各界批评警方暴力执法的同时,这些冲在最前线的治安人员也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港府“二号人物”、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上周对媒体承认,警方7·21在元朗的处理方式与市民的期望有落差,为此道歉。

但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周一发表公告,表示他对警队近月来在多起示威活动中维护公共安全的付出深感自豪,希望同事们在逆境中团结一致、奋战到底。

有舆论认为,港警不仅在激起民愤,当局的官方表态也反映了港府与警方之间也出现了分歧。

香港评论人士李怡总结说,香港社会目前主要显现出两大裂痕: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警察和市民的对立。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主力,如果发展到警察都不能帮忙、市民求救无门的状态的话,那是很可怕的事情。另一个问题就是广大公务员的稳定根基发生了动摇。”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六月初发布的民调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支持修订的受访者只有不到两成。另一方面,香港建制派近期举办的集会主要围绕着“支持警方依法执法”、“反对示威者暴力”的主题,主办方也并未公开支持修订《逃犯条例》。有分析认为,“反送中”体现了港内的主流民意。

2019年7月28日,警察在中国驻香港联络处附近以暴力驱散示威者。(路透社)
2019年7月28日,警察在中国驻香港联络处附近以暴力驱散示威者。(路透社)

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恒青指出,之所以这么多香港公务员站出来表态,是因为港府近期一再强奸民意,而这轮香港动荡背后的首要矛盾点还是民生:

“最主要的矛盾实际上是收入不平等。香港有很多大富豪,但更多人是升斗小民,生活压力还是相当大的。这些人与另一些比如说来到香港的权贵阶层相比,他们感觉到了一种心理失衡。”

中国政府近日的表态也无疑加深了建制派和民主派的分歧。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周一首次就香港日前的紧张局势召开记者会。发言人表示,当地一个多月来的示威和暴力活动严重影响了香港法治、经济、社会秩序。他希望香港各界“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暴力”,并重申了北京当局“坚决支持”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执政工作。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