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拒绝追究警察滥用暴力 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

2019-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21日,香港市民在警察总部外抗议,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并撤回引渡法案。(美联社)
2019年6月21日,香港市民在警察总部外抗议,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并撤回引渡法案。(美联社)
My Website
My Website

 

 

 

 

 

 

 

 

 

 

香港高校学界和网民周五(21日)发起升级行动,抗议政府没有认真跟进警察滥用暴力,而且仍然拒绝应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示威者先后包围金钟和湾仔多座政府大楼和警察总部。有学者批评,特区政府高官拒绝正视民意,认为政府会为此付出代价。

针对政府的升级行动在周五早上展开。金钟的特区政府总部首当其冲被大批示威者包围,部分人走出主要干道夏悫道,占据多条行车线。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呼吁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撤回暴动定性,释放被捕人士。

 

 

2019年6月21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Joshua Wong)在警察总部外抗议时发表讲话,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撤回暴动定性,释放被捕人士。(法新社)
2019年6月21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Joshua Wong)在警察总部外抗议时发表讲话,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撤回暴动定性,释放被捕人士。(法新社)

大批示威者于是转往警察总部抗议,数千人包围警察总部。谈判专家一度到场调停,被群众报以嘘声,

有示威者向警总玻璃幕墙扔鸡蛋,也有人爬梯,以雨伞及纸张遮挡警总外的摄像探头,警总内有人尝试移开雨伞,但不成功。有人向离开警总的警员喝倒彩。谈判专家无功而回,示威者在现场高呼“卢伟聪问责”、“放人”等口号。

到中午,湾仔税务大楼成为示威者下一目标。他们堵塞进出口,并挤满大楼地下大堂,高喊“撤回恶法”口号。

2019年6月21日,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者占据湾仔税务大楼。(路透社)
2019年6月21日,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者占据湾仔税务大楼。(路透社)

税务大楼宣布暂停运作,示威者转往旁边的入境事务大楼堵塞出入口,有以路障堵塞附近道路。在这两座大楼上班的公务员,部份要提早下班。

其后示威者转往金钟政府合署和高等法院一带,大楼都关上大闸,部分人转到著名购物商场购物太古广场。到截稿为止,示威者的行动仍未结束。

高校学界早前要求港府在周四(6月20日)下午五点前,回应“撤回修订条例草案、收回6.12暴动定性、撤销控罪及追究警方过度使用武力“的四大诉求,但政府没有理会。特首办发放书面回覆,指行政长官已向市民致歉,未来会在适当时候多接触年轻人。高校学界不满,决定把行动升级。

学者呼吁政府早作让步否则后果严重

华人民主书院荣誉校长郑宇硕批评政府高层官员面对示威者的诉求,选择“明哲保身”。

2019年6月20日,来自示威学生的父母们和宗教的各种活动团体在警察总部外抗议,示威群众举着标语牌“警察投掷砖 无法无天”。(美联社)
2019年6月20日,来自示威学生的父母们和宗教的各种活动团体在警察总部外抗议,示威群众举着标语牌“警察投掷砖 无法无天”。(美联社)

郑宇硕:”其实关键有两个,一个是撤回修例。这样对香港人有个交待。此外,独立调查还是应该做的。我只是说要调查事件,没有针对警方,没有伤害纪律部队的士气。而且调查可以避免大众在相互攻击。调查也解决了定性的问题。因为政府会等待调查委员会发表报告才公开立场。释放被捕人士的问题也可解决。因为真相还在调查中,被捕人士可以暂时释放,暂时可以获释。这样四个诉求都可以解决了。”

他认为政府让步越晚,付出的代价越大。

2019年6月20日,香港示威学生的父母们和宗教的各种活动团体在在警察总部外抗议,示威者举着“林郑不要杀害年轻人!”等标语。(美联社)
2019年6月20日,香港示威学生的父母们和宗教的各种活动团体在在警察总部外抗议,示威者举着“林郑不要杀害年轻人!”等标语。(美联社)

亲北京议员倡议重推逃犯条例修订

连续两星期的百万人大游行和上周的警民流血冲突使反修例风波白热化,特首林郑月娥暂缓修例和公开道歉,仍未能平息风波。在这个关键时刻,亲北京立法会议员蒋丽芸接受now新闻专访时却表示,她认为只要政府加强宣传,可以考虑重推《逃犯条例》修订。

她所属政党民建联其后回应指,蒋的言论属于个人意见,没有在党内讨论,并要求只能有在公众充分了解并取得共识后,政府才考虑下一阶段工作。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