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贯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余英时)

在共产党成立的时候,它对任何反对它革命的、阻碍它革命的,它都要消灭,而且暴力消灭它。到延安以后,慢慢发展起来更厉害了,算毛泽东统治时期达到最高峰,尤其是文革。那个时候是没有别的东西控制,就是赤裸裸的暴力,集中把毛变成神的一种精神力量。当时帮助共产党推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方法。结果“逆”的人越来越多,包括国民党、后来又变成民主人士、后来又变成一般知识分子、后来又变成党内的右派,种种。到最后党内高级干部都是“逆我者亡”了,包括邓小平、包括刘少奇。所以共产党第一个阶段就垮掉了。
2011-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等到邓小平上来以后,照说应该好一点。开始时候好像是要容忍一点、开放一点,可是慢慢地一党专政性质不会改变,所以越来越觉得跟它冲突的东西太多,都是要亡它的党的,所以就要严格加以打击。共产党做的错误行动,拆民房之类的,只要你一抗议,你就变成“逆我者”。所以这个“逆我者”的范围就越来越大,不但是在汉族本身,就是在少数民众中间,也是越来越多。比如说西藏、新疆,再加上内蒙古,都出了问题了。尤其是新疆最近又闹很大的事情,抗议共产党警察局乱抓人,占领警察局。这个事引起冲突,共产党军警开枪,杀了很多人。而且维吾尔族人也起来反抗,不过按照在德国的维吾尔族人的宣称,完全是他们被压迫所促使的,并不是暴力行动也不是恐怖分子。

维稳,就是维持稳定。这是共产党花了很多钱、很多人力、投资很多人力,要做的事情。可是它现在也自己检讨发生了方向性的错误,把一切社会矛盾、对不公平的抗议种种,都看成反党,也就是“逆我者亡”。所以在这个方向之下,就是采取不妥当的镇压。老百姓到处去抗争,而且武力抗争,有些地方闹的事情就很大。比如说广东增城四川人跟本地人的冲突,也是共产党在后面搞起来了;又加上潮州,也是四川人被本地人欺负、被老板欺负,并且把手脚筋都掐断了,所以引起大抗议、大冲突、大流血。

像这种星星之火,随时都有可能燎原的。个别的例子来讲,比如说艾未未事件,尤其是很明显的例子。艾未未是一个艺术家,虽然批评共产党,他也不是坏意的;他父亲还是拥护共产党的诗人,虽然也对共产党越来越失望,晚年已经异化了,但是并没有要推翻共产党的意思。艾未未也不是要推翻共产党,他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对一切被迫害的人起来说几句话,艺术家的一种怪癖在那里,这个如果容忍他,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最近把他关起来81天,而且没有任何罪名的。放出来以后,就说他逃税,说他从2000年就逃税,所以现在也要罚款,一共达200万美金之多,实在是很荒唐的。造证据来陷害他,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从这地方看,共产党继续用不公平来对待“逆我者”,要“逆我者”亡,这就是艾未未的待遇。这个艾未未的待遇引起的后果,对共产党可以说是十分不利的。所以无论是从个别的例子来看,或者整体的例子来看,这个“逆我者亡”这个政策,也就是朱永康检讨的维稳政策失利、方向性错误,共产党也已经开始认识了。但是它没办法逃脱这个圈套,最后还是要一步一步地在“逆我者亡”上做工作。

当然有“顺我者昌”的,也有很多人是因为与共产党沆瀣一气,或者只是他们家里的亲戚、朋友、种种故旧,跟着发财的、跟着赚钱的,在腐败集团中洋洋得意的,也一大批人。有些人被收买的,可能上千万的人是愿意跟它走的。可是反抗的人是越来越多,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点。这两边最后是不成比例的,沉默大众只是在等待时机。但是沉默大众是在被压迫、反抗的人这一面,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共产党不公平继续保持下去,而且毫不在乎,认为自己大权在握、钱很多,不能用权力镇压的,我就用钱来收买,以为这两个方式可以维持它党的特权永远持续下去,我想那它就是大错特错了。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逆我者亡”的政策是越来越让它的生存发生威胁;而“顺我者昌”的那些人并不能真正让它的党兴旺、复兴起来,只有把它的党越拉越垮。所以这样的“顺我者昌”的人越多的话,也就是腐败贪污、没有原则的人占了社会的上风,社会上一点正义感都没有、一点道德意识也没有,这样的社会是维持不下去的,到最后一定变成毫无秩序。

所以我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共产党的特色,可是在这个情况之下,它的前景是很值得担心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