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动车事故处理方式看中共集权统治(余英时)

我现在要讲这个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不是讲这件事情本身。这个所谓动车追尾事故是共产党体制的一个直接的反映、一种体现,有这样的事故。事故会有的,撞车全世界都有。是说何有这样的撞车,是共产党体制的一个直接的反映。
2011-08-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我们知道现在欧洲和日本,是最早有这样火车的,子弹快车。这种子弹快车,在日本实行50年以上了,50年以来日本绝没有一个快车事故导致死亡的,所以这是非常安全的。共产党事实上是盗用了日本跟德国技术。火车头要赶快埋起来,埋起来的原因就是怕日本记者发现原来是偷日本的,它不肯公开承认。

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引起大家怀疑它不止是科技偷了别人的问题,而且可能是隐藏事故出现的原因。

以为把火车头藏起来,人家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你说是闪电的结果,那别人也只有接受了。所以共产党这个体制里面造成的一个灾害,这个灾害不是普普通通的火车灾害了,我要把这件事情跟毛泽东的好大喜功、特别是1958年大跃进饿死全国三、四千万人这件事情联系起来。

毛泽东当时也就是要造成全世界最大的最快的一种方式,中国从一个很落后的社会一下子跳到比苏联还要先进的一个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人民公社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而那个事件当时有一个民主评论家张奚若,就批共产党是好大喜功;毛泽东不但承认而且还引以为骄傲,说“我们这是好社会主义之功”。所以好大喜功是在共产党因为它一党专政、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限制它,在这个情况之下发生的。

所以现在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是一样的,所以它要在短短几年之内造成世界最大的快车系统,引以为骄傲,共产党光荣之一。共产党一向是以“伟、光、正”,就是伟大、光荣、正确,自吹自擂的,现在刚好可以证明。

结果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事情也可以说有必然性。因为这里面本身就是共产党一党专制之下,它铁道部实行这个东西就有许多欺骗在里面,等于滥用权力,搞得民穷财尽一样。

它这个办法就是,它的铁道部长刘志军已经被解职,他把他几百亿钱都是让他的朋友去接管这些建筑计划,所以造得非常粗糙,火车有时候几小时在铁道上停着不能动,那是常常发生的;在北京、上海也常常发生的;窗户也打不开,闷得不得了,所以大家已经对这个怨声载道,再加上这次事件,那真是震动全国。

这件事情引起的后果,也是非常之大。灾难发生以后,共产党信用可以说是全部没有了,老百姓完全不相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故发生,而且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对事故没有交代。

因为共产党也照大跃进的办法,饿死几千人是三年的自然灾害,反正往老天那里去推托;这次就是往闪电打雷把它的信号系统搞坏了,我在报上看到,外国专家、新加坡的专家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孔子所谓“民无信不立”,这个“信”字在共产党的中国老百姓面前,是全部失去了。这是无可追回的一种最大的损失,共产党再想有信用,那是很难的了。

现在它只能用暴力。这个事情出现以后,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全国都在报道,包括中央电视台都有过报道、评论、批评,各个报纸更是勇往直前。直到四、五天以后,中宣部才下令禁止。

但是,就是下令禁止以后,许多记者还是不顾一切,最后是万万不得已,是写的东西登不出来。《南方都市报》有个记者就说,今天晚上是几千万的人写的报道,都在报上出不来了。

所以从这种种可以看出来共产党除了用这个暴力禁止报道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老百姓相信。所以老百姓现在也并不相信,你可以在报纸上禁止,可是网路上太多了;太多到一种程度,你已经没有这么多人去应付了。所以最近对共产党的批评是最严厉的、最可怕的,弄得不好就变成一个导火线,也就是第二个天安门事件的这种趋势。

所以共产党非常紧张,维持一党专政,唯一的办法就是谎言。而一些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在这里发现,所以温家宝最早就表示要公开、要透明化,在28号到了温州记者招待会,我们在电视上都看到的,也特别强调一定要调查到底、一定要让人民相信为止。

可是温家宝的这番谈话在共产党的报纸上,尤其是电视上,根本没有出现过。出现报道温家宝在温州讲话的,是香港的电台,也就是香港的外国电台,而不是中共的电台。所以,可见温家宝这个声音,也就是等于当时在六四时代赵紫阳的声音一样,里面有一大批人是抵制这些的。

所以我们知道这是共产党体制逼成的这样一种事件,一起处理事情的方式。所以这不是说任何一个人为的小错误,发生了事故,然后我们就说赖在共产党身上,不是如此。我们经过分析就可以看得出来,特别是高速度的东西,更是要非常小心。所以共产党的制度、体制没有变化,集权统治依然如故,在这件事情上完全显露了出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