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亚洲协会会长夏伟对习近平的评论(余英时)

2016-04-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习近平七常委集体朝拜毛泽东。(视频截图)
图片:习近平七常委集体朝拜毛泽东。(视频截图)

美国研究中国的有位学者夏伟(Orville Schell)本来是加州大学柏克莱的新闻学院院长, 后来参加了美国纽约很有实力沟通亚洲学会,担任的是美中关系研究中心的主任,他的一言一行对美国整个研究中国的人以及商业社会都有很大的影响,所以这篇那文章值得作一篇简要的报道。

习近平最近为什么被一切敌对的或者稍有不同的异议人士的意见的都要强烈地压制?原因在哪里?因为我们现在中国大陆有一种声音,这个声音就是说习近平想发动第二次的文化大革命,象毛泽东一样,然后可以自己做毛泽东。这个说法很普遍,也有相当的理由。但是我整个看来,觉得还是不应该把习近平想做中国党的核心,这件事情跟毛泽东发动整个文化大革命,这两个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其中有很重大的分别,不过另外一方面说,习近平受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想仿照他的方式,建立他个人独一无二的独裁政权,这个是事实,不过这个是手段上的问题,而不是目标上的问题。

整个文章说到中共的镇压越来越坏,这是它的标题。可是在封面上有一段话,就是‘新恐怖在中国’。所以这就是他对中国的认识,一个了解,我想这个认识会在美国相当普遍的。虽然不是一致地接受。所以,这是对中国很有影响的一篇文章,跟中美关系也有相当的关系。我们现在就从这里开始。他这里讲的镇压是多方面。一方面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的所谓反腐。从他2012年上台以来就开始搞的反腐败,反腐败就是对一些党内的腐败分子,包括老虎和苍蝇都要打。

据一篇报道,大的老虎已经有160个以上,小的苍蝇至少也有1400人被双规或者进入监牢了。另外一方面,他上台以后,对于稍有不同意见的,跟中央不保持一致的,不能跟他意见一样的都要加以镇压,所以媒体受到的伤害,受到的恐怖最大,原因就是他已经公开地站出来讲‘媒体姓党,报纸、电视、新闻都要姓党’,要为党说话。这个说法当然在毛泽东法时代已经存在,党是最高的权威,但是我们知道邓小平上台以后,一反毛泽东的作风,当时,中国的媒体又提出一个口号,就是媒体是为人民说话的,而不仅仅是为党。所以媒体为人民这个说法已经有30年没有受到挑战。这是第一次,习近平才公开地要把媒体姓党这件事公开化。

从这个方面看,他对言论的压制是越来越厉害,不论你是为妇女说话还是为社会的不平说话,甚至暴露腐败分子,只要不是党同意的,没有经过党的批准都不能报道,所以一切与中国不利的事情在新闻上全部删除。最出名的例子是最近香港有些反共的活动,甚至于反共的电影得到奖赏,中国都拒绝报到,只是报道跟共产党无关的一些新闻,所以,中共现在没有任何新闻,当然网络是压不住的。虽然有火墙,虽然有各种方式,但是传播之快,任何现在专制独裁的政府都是没有办法的,另外一方面,因为共产党仇外的关系,仇外国的记者、仇外国的学者。这只要言论稍稍得罪中共,中共就想办法为难。首先是绝对不给你签证,比如说纽约时报的记者好些就得不到签证,有的只能在香港工作不能去大陆。有些学者也是因为反共或者有反共的言论或者有不利于中共的言论就不给你签证,你也进不去,这样的人很多,中国整个说起来就是说他用的是中文字,中文的拼音就是普遍的有所谓的恐怖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大陆。

英国人也研究这个问题,提出另外一个名词叫做恐惧统治,用恐惧来统治中国。这是共产党的整体认识,而且要强调中共不但在国内如此横行霸道,而且对外也要扩张。比如说他们在全世界建立的孔子学院已经有几百上千,在美国就有好几百。只要它有孔子学院的地方任何反共的言论就不能允许。你要进去它就不给钱了。第二是共产党对于这一切的做为,让美国人最感到不解的,特别是强调他们完全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就是压制人权、反对自由、反对民主。把所有有自由言论的人都关起来或者判刑,这是很可耻的事情。而且以抓人以恐怖统治为它最得意的事情,认为是它新统治的一种模式,模范地发展,所以这是在美国普遍引起反感的东西。

现在我要介绍一下这篇文章,对于反腐败的分析。反腐败不是他一个人搞起来的。不是习近平,他是约了他的朋友王岐山,利用他做中纪委的主任。把一切权力交给中纪委这个组织,来调查侦探甚至于双规逮捕的方式来抓捕一切又贪污嫌疑的官员和商人。这是一个新的发展。这些活动严格讲都是不合法的。没有法律根据的。而把司法整个丢开了。所以就反腐这件事情的手段来说是彻头彻尾的不合法的。之所以如此,我想夏伟的分析是对的。就是他想要借用这个机会把党的权力抓在一个人的手上。

这个方式很有趣的是国内的学者告诉说这是明朝的办法。明朝废宰相就是要把权力都抓在皇帝个人手上。皇帝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因此,宰相制度就消失了中国圣君贤相实行了一两千年到了明朝忽然就没有了,清朝也没有了。这是我早在1975年就指出的共产党的现象。就是毛泽东是学习明太祖。今天这个观念好像在中国又得到更大的发展,就是永乐皇帝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因为他是篡位的,对什么都不信任,建立东厂做为一种公安制度来保护自己,这就是最后要把习近平变成唯一的领导人,通过党来建立他个人的核心地位,我想他最后的失败是无可避免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作者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