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版商姚文田被捕 当局收紧言论出版自由(余英时)

2014-0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中国媒体对被拘捕记者的声援,反映出社会当前要求新闻自由的强烈。图为民众前往南方周末报社进行声援。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中国媒体对被拘捕记者的声援,反映出社会当前要求新闻自由的强烈。图为民众前往南方周末报社进行声援。 (法新社资料图片)

今天我要讲一个题目就是香港的出版商姚文田要到深圳广州去工作。但是三个月前去了以后就失踪了。最近才知道,因为是《南华早报》的报道说他是被逮捕的,理由是走私化学物品。他在美国的儿子说他完全没有这回事情,这是栽赃的。但是为什么被抓?是因为他是一个出版商在香港办了一个晨钟出版社,这个出版社出版的许多书都是大陆的异议分子或者是遭中共迫害逃到香港来的这些人在晨钟出版社出版了很多书和著作。

最近,晨钟出版社马上要出版余杰的一本书叫《中国教父习近平》。这本书讲的是习近平从2012年接任总书记以后的一些作为。他的分析是尖锐的,所以引起中共的注意。余杰在北京的时候中共就一再警告他不要在香港出书。他骂温家宝是中国最好的演员。这引起中共很大的不满。现在又到习近平头上了,这对共产党来讲是士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就把姚文田抓起来了。

姚文田跟其他许多香港、台湾、海外还有中国办出版公司的人很不一样。把钱看在很低的考虑之内。他基本上是为了追求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他在98年才来到香港。他在中国经受了很痛苦的一度的时期。同时他又特别同情六四镇压。他的儿子在六四时代就直接参加了六四。所以,这种种原因就使得他有种种理想。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不但不是为赚钱,有时候他还往往要赔本。

他被抓起来以后到底要怎么审判?国内现在已经有个律师要帮他申辩,不过我们知道现在维权律师在中国几乎是很没有力量的。一旦你上了法庭,你的辩护律师根本不能说什么话。现在中共的司法制度是这样的,可以由官方证人说你是如何犯罪,可是你不能去反问所谓官方的证人。被告的一方是没有权利去询问,没办法对峙;

第二,被告方律师也不许介绍自己的证人出来为被告说话,所以在这两个条件都不能存在的情况下这个被告律师实际上是没有作用的。他迟早会被判刑,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姚文田先生已经72岁了。到底会怎么样?要关多久?能不能提早释放?这些都是不知道的。

香港的报纸一再打电话到深圳和广州的警察局询问。警察局官方的答复是非常冠冕堂皇的,说中国政府不干涉司法。这当然是一个笑话,也没有人会相信。不过这个情况是值得注意的。

中共在国内加紧控制舆论,禁止一切反对政府批评政府的思维和批评领导人的言论出现这已经不稀奇了。总而言之,在中国国内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不值得大大惊小怪。可是,这件事情发展到香港那就值得注意了。因为香港这个地方,尤其这几年来特别是对中共的反抗非常厉害,而且不是老年人,都是中年人、青年人。现在反对中共的到处都是,你到街上随时找都可以找到人,所以香港是共产党很头痛的地方。他们现在也在想什么办法把它的一党专政的权力用到香港。但是也不好直接干涉香港的司法。然后就用这种方法,而且只要是香港做的一些它不满意的事情,除非你不去中国,只要你的脚一踏进中国的土地那就有被抓的危险。

有一件事情也可以看出来,我们知道香港不但有许多中国人是批评中国,报道中国,真实报道中国的人在香港,同时还有许多外国记者,特别是许多《纽约时报》的记者。

现在大陆有几位记者,一个是Ramzy,就是纽约时报在大陆的记者,驻在北京的,他已经在中国六年了。一直也是报道中共的不公平或者贪污的事情,其中也涉及到温家宝,涉及到习近平。

不但是Ramzy一个人而且还有彭博社的记者等好多人。好多记者报道了许多习近平家里人做生意的事情,不是习近平本人但是是习近平的亲故也包括在内。所以这个也引起中共的愤怒,非要赶他们走不可,但是他们也不能公开地向世界上做这种太无道理的事情。

所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最近就在外面讲话说对共产党延长了一个月两个月,那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而不是政治的原因等等,他说中国是多么开放的。在这个情况之下,美国记者好像还有一线希望留下来。现在显然Ramzy已经不能再呆了,Ramzy调出来他还可以在香港。所以,香港变成越来越大的问题。中共把人逐步扫清以后进一步的就是旁边的香港,所以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发展。只是在台湾共产党已经买了《中国时报》,实际上等于是它的口舌,所以我们从这种种情况看起来。习近平政权是要靠赤裸裸的暴力来掌控的,所以我们对他要抱的任何改革或者是容忍或者是开放的这种希望都只能是一种幻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