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共产党现在对辛亥革命的禁与忌(余英时)

一年以前,共产党就在准备借用辛亥革命这个事情向台湾进行统战。他们用台湾一些学者,跟他们和搞所谓辛亥革命史,事实上是以他们的为基调。在共产党看来,辛亥革命就是一个最早的所谓资产阶级的革命,只是为共产党的革命开个路,没有其它重大的意义。
2011-10-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所以,孙中山在共产党里面只是表面上有点作用,偶尔在天安门上像出现一下,事实上他们对孙中山并没有任何真正尊敬之处。唯一大概对孙中山好的原因就是他联俄联共,使共产党得以发展,这是唯一的好处,所以这一点好处他们大概还是记得的。

这次辛亥革命,本来它是很维护孙中山的, 像今年8月广州有一个《南风窗》这个杂志,有人写了一篇文章,就讲孙中山并不那么革命,跟日本人打的交道实际上出卖中国人许多利益,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还要坏,只要日本人帮他革命。所以,从这个观点发表的文章受到共产党的惩罚,于是社长就解职了,记者、访问的一些台湾的学者的记者,也被停职留薪,作者 是叫赵灵敏,也停职作反省。

这是维护孙中山,因为对孙中山任何坏话不能讲。事实上,这是几十年前我们早就知道的,因为是根据日本档案,我的一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从前在哈佛做博士论文,就是做“孙中山与日本”。他就是根据日本的档案,把孙中山怎么样愿意将中国的利益交给日本人,由日本帮他革命。这个事已经五、六十年了,我们早就知道。不过,中国大概最近才传过去,所以不是一个什么稀奇的事情。

照说辛亥革命应该这样子维持下去,可是忽然发生一个变化,就是发现国内讨论辛亥革命的,往往把辛亥革命的满洲比作共产党,好像共产党不能改革,因此引起革命。这样的讨论下去,就对共产党非常得不利了。所以这样一来,又讨论到共和、民主种种问题,共产党就遭了大忌。

最近可以看出这个变化的,就是香港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正式跟香港歌剧院委创立了一个剧本,叫做《中山逸仙》。原来是9月30号决定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举行全球的首演,但是忽然之间叫停了,这个也是在西方报纸跟电视上都报道的。

但 它的理由很奇怪,审查的人觉得音乐不够好,事实上这是假的理由。因为照共产党内部网路上我们所看到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个东西可能对共产党有起反作用, 就是对共产党不利。就好像是孙中山是搞民主的、搞真正共和的,所以如果要真正纪念孙中山,那就是要对中共的体制做彻底改革。

所以,这里就引起共产党的忌讳,不敢让片子首演。现在取消了,到底什么时候开放,能不能演出,这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却可以想象当初香港政府之所以制造《中山逸仙》,绝对不是香港政府单独做的事情,背后一定是共产党同意的,一定甚至是中共指示的,要他们出面这样做。因为共产党不便自己做,也不愿意自己做。

所以,从这个控制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对辛亥革命现在是非常顾忌的,它忌讳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革命不管它内容怎么样、结果怎么样,好像都是对共产党一种讽刺、对共产党一个暴露,就是共产党不但没有把中国带上民主自由、共和宪政这条路,反而是走上相反的方向了;不但变成一个专制王朝、像满清一样,而且比满清还更要厉 害,它是现代化的一种一党专政,把所有权力都抓在自己手上。

所以,现在共产党对辛亥革命报道文章的审查,有一些标准的。这个标准第一就是不要谈到民主的问题,第二个就是不能谈到宪政、三民主义,尤其是五权分立。五权分立是遭共产党大逆了,我们知道从邓小平开始,共产党就坚决反对搞西方的多党制、或者是三权分立。孙中山的五权分立比西方的三权分立还要更进一步,那它更是不能容忍 了。所以你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现在的做法就是我过去说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跟我稍微不对,我马上就要禁止你,所以包括早已决定的纪念,都不顾面子的。

大陆的网民确实想借辛亥革命的借口来打破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所以有一位深圳的作家叫朱健国,他就说,共产党现在对于这个问题现在是越来越严格,武汉有个报纸因为把孙中山写成“国父”,也被查除,所以“国父”也不能用了。

当然是如此,因为孙中山的国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是共产党把它毁灭的,虽然不能完全毁灭,因为中华民国这个政体在台湾还存在,还有在海外也还存在,我们还常常在各种运动场上只要有台湾的选手,就有中华民国的国旗。所以“国父”这两个字也遭共产党的大忌,所以从这个地方你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现在对辛亥革命是非常紧张的,它一方面又好像不能不利用,现在也不能完全说我们不谈了,但是怎么谈法,我们觉得它的前途是不大容易乐观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