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程度谈起(余英时)

2013-0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先从北京这件事情讲起,北京的污染大家早就知道了。大概两年以前,2010年的时候,美国领事馆就经常在外面挂空气污染指数的牌子,表示要让人们知道北京的空气污染到了什么程度!挂的牌子大概是从4年前就开始了,到了两年以前就到了一个高潮,这个高潮就是美国大使馆测定的空气污染指数已经达到500。纽约的指数只有19。污染指数500的空气对人体的伤害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可是这个东西宣布以后,中国共产党不但不感谢,而且要外交部出面,要美国大使馆取消挂牌,让他们不要报告,因为这个报告好像对社会稳定不利。

换句话说,共产党考虑的只是统治问题,它的统治是不是稳固。至于老百姓的健康是不是受到伤害他们就不管了。不过北京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北京的老百姓当然是首当其冲,最高领袖都集中在北京,他们就算使用一些设备,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在房间里,依然会受到空气的污染,所以北京的老百姓有时候说在毒化的空气之下,人人是平等的,这是中国现在唯一的平等。

最近为什么又忽然发生这样的问题?因为污染指数按照美国大使官的测定已经到了755,简直是不能想象的高度了。北京的大雾情况映照出来了,简直是看不见,几乎对面不见人,可见度几乎到了零了。所以咒骂的话到处都有,一种说法是整个北京已经成了一个人肉的吸尘器了,这个也是很形象化的,非常传神的;还有一种说法,握着一只手,看不见你这个人,基本上也是事实。所以在这么样的情况之下,中国应该怎么改善空气质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当然是因为有许多工厂在北京的四围驱散不了,再加上众多的汽车排出来的毒气也是到了惊人的地步,所以才有755的污染指数的出现。这不是一个很小的事情,怎么会造成这种情况?

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空气污染程度到这种地步。这里面牵涉到共产党的统治问题。共产党开始的时候就是从延安,一个很小的贫穷的地方,一个对世界完全不了解,那地方又穷又冷,对现代的世界毫无概念。他们当初一心一意就是要夺权,夺了权以后就打着社会主义、马列主义的旗号,好像这就变成一个现代新中国。可是事实上是回到了最旧的观念上去了。举一个很有名的例子,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毛泽东刚刚到北京,当然非常志得意满,觉得自己能打下天下来是了不得事情,在梁漱溟的眼前夸口说打天下比长治久安还要难,还要伟大。他到了北京以后,他有一个感慨,住在中南海向外面一看,都是旧的北平,看不见现代性的东西,所以他有一句名言留下来了‘将来我们从中南海往外一看,到处都是工厂,都是烟囱,都是冒烟的,那么中国就强大了’。所以他这句话不要以为是不经意随便说出来的话,是代表一种他内心的向往,就是要拼命造工厂。在这样的情况下,工业发展根本就没有考虑到空气污染的问题,到今年还是如此,所以像四川、上海一带人民的抗议,都是因为工厂的污染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像无锡的太湖已经被糟蹋得没有办法恢复了。

记得1978年我代表美国科学院组织的汉代考察团,去看各种汉代的古迹,我们在兰州的时候,当地的领导人就让我们去看他的化工厂,当然为了礼貌起见也不能不去,兰州是四面有山的,污染情况当时已经非常严重了,78年的时候,污染在全世界已经是一个问题,但是当时还没有这个观念。我们美国的同事中间就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化工厂固然是很伟大,但是所造成的空气污染对中国人民的健康恐怕不是很有利。可是当时地方上的领导说了一句话,使我现在都不能忘记,他就说‘我们现在顾不得,我们现在先要工业化,先要现代化,一切东西搞成现代化以后,我们才能考虑到所谓空气污染的问题’。

这个答案特别表现出共产党的一种心态,就是根本就不考虑人的幸福的问题、人的存在的问题、人怎么样才能活得健康的问题,在它的意识中间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它要的东西就是一种强大的国家,好像全世界都怕它。就是今天它走的这条路。经济上讲大家叫它国富民贫,也是如此。因为现在所有的大企业都掌握在国家的手上,国营企业现在已经超过14万人,其中少数是控制整个中国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老百姓的幸福就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所以北京的空气污染我们必须看成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代表的就是共产党统治的方式跟它的基本心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