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矿难是“自然灾害”造成的吗?(唯色)

2013-04-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西藏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的甲玛矿区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 西藏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的甲玛矿区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 (网络视频截图)

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是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企业,被它命名为“西藏甲玛铜金多金属矿”的“甲玛”,是西藏伟大君王松赞干布的故乡,位于拉萨河上游的墨竹工卡县甲玛乡。六年前,中国黄金集团吞并了长年来在此开矿的六个私营矿区,由其下属的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继续日夜不停地开矿,每日开采量高达12000吨。

甲玛一带蕴含着包括了铜、钼、铅、锌、金、银等多种金属,据报道其潜在经济价值超过1200亿元。2011年8月,上市后改称中国黄金国际资源有限公司的该央企宣布,作为其两大矿区之一的甲玛矿区,探明和控制资源量提升了443%,并将继续推进矿山大型扩建计画,号称要“进军500强,建成世界一流矿业公司”。于去年9月启动的“甲玛二期工程建设”,据该央企介绍,“投产后,预计每年可生产6万多吨铜、近3000吨钼、50多吨白银、1吨黄金,年处理矿石将达到1260万吨,年销售收入可达40亿元。”

实际上,甲玛矿区早已从甲玛乡扩展至周围其他乡。在这个扩建过程中,原本安居山里的多座小寺院被迫放弃,僧尼被驱逐;多个村庄的农牧民被强行迁移,村落被改建成矿区仓库。而周遭具有信仰传统或历史价值的圣迹被破坏,其中包括莲花山大士的修行洞、朝圣者朝觐桑耶寺的路线、古老的天葬台、拙朴的岩画等,以及神山、圣湖和温泉。又因开矿造成水源污染,成千牲畜死亡,当地人生怪病,故农牧民多次上访抗议,但都被当局以“闹分裂”处理。2009年因干旱被矿区抢水,村民与矿区发生冲突,当局派武警和防暴警察进驻,许多村民被拘,村长被判刑,但打伤村民的矿区却不被追究。

几乎无人知道这里发生着什么。沿318国道出拉萨往东65公里,路边出现题写着“松赞干布出生地”的藏式城门很气派,左边卖门票的窗口说明里面是景区。走马观花的游客看到的是公路修得平整,两边的房屋崭新又漂亮——其实景区只有小半截,大半截是矿区但进不去——还可以看到载重很沉的卡车驶过,游客即便知道是拉矿石的车,也会认为官商合作的开矿事业惠及了民生。直到3月29日凌晨发生的矿难,才使残酷的真相露出一角。

官媒在第一时间就声称这是“因自然灾害”造成的“山体自然塌方”,塌方长3公里,塌方量约200余万方,有83名工人被埋。还说矿难地点是扎西岗乡斯布村普朗沟泽日山,属于甲玛矿区。从Google地球和地图上找到甲玛矿区是令人惊骇的发现,规模巨大的矿区甚至无法用一张图来囊括。而为矿区修筑的公路,从甲玛乡一直伸入群山丛中,再拐个大弯从山的另一侧而去,出口还是318国道。基本上,矿区呈U字形状,将甲玛乡、邻近的扎西岗乡等地纳入掌心,而局部区域全是纵横的道路、被切割的山体、深深的凹坑及大块的秃斑,完全是山河破碎的景象。而这些影像的拍摄日期早在两年前,倘若现在拍到,那更是疮痍满目。

那么,会是什么样的“自然灾害”导致“山体自然塌方”的呢?矿难第二天,官媒说“西藏矿区滑坡山体发现多处裂口 正严防次生灾害”。从“自然灾害”到“次生灾害”,这当中的名堂太深奥了,是不是说,这一切灾难都是反复无常的大自然造成的,完全与人为无关?

很巧,Twitter上有了解甲玛矿区扩建的网友发推写到:“……有朋友在那边工作,据说出事的是二期采场,新闻上被说成一期,并被和谐为‘自然灾害’……”“二期规模是一期的好几倍,今年还在施工打算投产。但现在把二期的事故说成了一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也有但不大,官方肯定倾向这种说法”,还说:“在甲玛的朋友说这几天断网了。‘这里消息屏蔽,封锁,不能往外透漏信息’……”

的确,网络上有许多声音在质疑矿难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造成,但中宣部很快对各媒体下达最高指示:“对西藏拉萨一矿区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一事,要以新华社通稿和权威部门发布的信息为准,稳妥握管,客观准确报道灾情,及时充分报道救灾工作,正确引导舆论,对相关敏感问题一律不作报道炒作,不派记者到事发地采访。”

难怪从开矿的央企到所有官媒、各级官员的口径如此一致。到底要掩盖什么?是矿难太大,还是开矿造成的破坏及后患太大?总之,在甲玛这个原本殊胜的美丽之地,原本是西藏的龙脉之所在,而今却遭到被开膛破肚的厄运,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