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学中心的“专业人士”给党支招(唯色)

前不久从“中国西藏网”上读到一篇文章:《关于新时期藏区统战工作的思考 》,作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刘斌。很显然,此人不是学者,更不是一名知识分子。因为如思想家萨义德所说:“知识分子不是专业人士,为了奉承、讨好极有缺憾的权力而丧失天性”,知识分子必须“能对权势说真话”。
2010-1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斌应该属于某类“专业人士”,不然他不会以这样的口吻称呼当局“我们党”、“我们”甚至“我”。事实上,他更像是那种为主子出谋划策的人,古代中国叫幕僚,当今术语叫走狗。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折射出藏学研究中心的实质,究竟是一个学术机构,还是一个云集了将各类“专业人士”充作仆役的伪学术机构?
 
就今年初北京召开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之后,当局应该在藏区如何开展、深化统战工作,刘斌针对藏区的寺院、僧尼和信徒所提出的解决办法,依然是继续执行持续十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和法制教育”。而这意味着,由于对宗教信仰的严厉打压是导致2008年全藏爆发抗议的主要因素,并未得到当局以及向当局献策的专业人士的反思和修正,相反还要进一步地“深化”和“管理”,如此步步紧逼,令人难以呼吸,那么再一次更大的抗议是不会不发生的。我尤其注意到文章最末一段,为此摘选关键部分在推特上发过,引起了推友的关注和讨论。
 
如1:“要根据目前国外藏胞的现状,有针对性地做好国外藏胞二、三代人物联络工作,广交、深交、新交朋友,支持和鼓励爱国力量的凝聚和增长。”这表明,党该打藏二代和藏三代的主意了。
 
如2:“有针对性、选择性地接触一些对我有偏见但与达赖集团有矛盾的组织和上层人物,灵活开展工作,争取使其为我所用。”然而,对于如此将被统战的“组织和上层人物”来说,在1950年代和文革时代,中国国内无数个“民主党派”和“爱国人士”的悲惨下场乃前车之鉴,若要重蹈那就是活该。
 
如3:“坚持‘区别对待、严格控制、严格审批’的原则,做好国外藏胞回国探访的审批管理工作,严防达赖集团的渗透。”说实话,这条原则太卑鄙,竟有脸公诸于众,摆明了把流亡藏人回乡探亲的人权任意践踏。有藏人网友评论说,难怪去示威的流亡藏人被人疯狂拍照,相机都快撞到脸上了,原来是有来头!
 
如4:“要加强对20 世纪80 年代以来出境留居国外藏胞的工作,加强与他们的联络。”这让我想起拉萨的一位非藏人退休干部,数次跑到达兰萨拉去游说从这边逃出去的藏人,有意问是否想念家乡想念亲人,当对方忍不住泪下,就说可以想法帮助回去,既往不咎之类,俨然党派去的说客。
 
如5:“要通过支持爱国藏胞在境外组建社团组织和经济实体等有效途径或办法培植与达赖集团相抗衡的国外藏胞力量,创建和完善国外藏胞接待管理网络体系。”而这项工程早已经动工,今年初在美国成立的中国海外藏族协会即是一例。
 
如6:“对持中间立场的藏胞、包括达赖身边的人,只要不是顽固不化的,我们都要积极做工作争取,要让他们向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所谓“争取”即各种诱饵,所谓“向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即成了“我”手中的木偶任其摆布。而被当成木偶的,无论华人还是老外都有,当然藏人也有。
 
如7:“达赖的忠实追随者、支持达赖顽固分裂立场的藏胞,要及时跟踪、掌握其动态,要适时予以坚决的打击。”那么,怎么做才算是“坚决的打击”?是要搞种种恐怖活动予以消灭吗?
 
推特上,有藏人指出,其实统战部的这个意图,不是最近才有。分化瓦解、各个击破,是统一战线的最终目的。其手段是团结各方,利用今天的敌人,打击明天的敌人。固然,“区别对待、利用矛盾、分化瓦解”,一向是当局针对境外藏人的统战政策,然而从这次较为详细的部署来看似乎颇有新意,故有藏人如是调侃献计献策的刘斌:“谋士,当心,泄露天机可是罪不可赦哟。”
 
2010/11/7,北京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