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蒙难的至尊的僧侣们顶礼!(唯色)

几个月前,一位远在康地、不曾见面的僧人辗转带话,让我为他刚完成的书稿写序。当我得知他是2008年被军警从拉萨三大寺抓走、囚禁、驱逐的上千僧人之一,并在书中主要记录了那段经历,便应允写序。事实上,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为同族僧侣的记录之书写序。
2012-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序中,我转述了一位有着同样遭遇的喇嘛的问话。他先是问我:“有一天,中国政府会不会把全藏地寺院的僧侣杀的杀、关的关,使得每座寺院只剩下少数僧人?”我感到惊讶,就说不会的,因为这么做,全世界都要抗议的,这是很大的罪行。我想说“反人类罪”,但我不会说藏语的这个词。

结识多年的喇嘛并不相信我的话。他语气低沉地说:“我觉得他们会这么做。而且,全世界也不会管的。”他说,“你不记得了吗?2008年那时候,拉萨三大寺的僧人们有些被打死了,许多人至今还在监狱里。而我们,上千僧人被拿着枪的军警从僧舍里抓走,先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再被蒙上黑头套,押到火车上,从青藏铁路运到格尔木的军队监狱,一直被关押到奥运会结束,再把我们赶回各自的家乡,从此我们成了没有寺院、无处可去却不得不到处流浪的可疑者。可是这么大的灾难,这个世界知道吗?”

他说:“实际上,如果2008年那时候,把我们这么多僧人在拉萨杀了,或者在格尔木杀了,我想这个世界也不会知道的,也不会发声的。有了这样的经历,我总是这么想,如果他们把藏地每个寺院的许多僧人都杀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就像格尔登寺,又有僧人自焚的话,其他僧人和民众都抗议的话,军警就有理由开枪了。其实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以后说不定屠杀的规模会更大,那么格尔登寺就完了。”听他说到这,我不禁落泪。

是的,就在四年前,“3•10”、“3•14”过了一个月后的半夜时分,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每座寺院都突然涌入数千个军人,藏人警察与藏人干部跟随着,充当翻译和帮凶。一夜之间,上千僧人失去了修行与生活的场所,从世俗的意义上,寺院本是他们的家……我至今记得之后被关押在格尔木的僧人重新填词的那首歌曲,悲伤地唱道:

色拉、哲蚌和甘丹
萦绕着黑蛇般的毒气
灾难就像浸入毒汁的海洋
无法再进行我的研修
三宝啊!护持我!三宝啊!快来吧!

温暖大千世界的太阳啊
你再明亮的光芒
也无法照进我牢狱的窗户
我心中笼罩着悲伤的黑暗
我的太阳啊!快来吧!我的太阳啊,不能再等了!

也许是前世随业的命运
使年轻的我不幸落难
已失去了来去的自由
无法再回到向往的卫藏三大寺
命运啊!给予我们福报吧!
请示现理性的声誉,我在等待来去的自由!

也因此,我要向经受了那次灾难的僧人在依然苦难的境遇中写作此书表示感谢,他以亲身经历记录了图伯特这半个世纪以来的黑暗历史之一幕。无论如何,只要有了记录,就有了存在,就有了一点一点的真相,就有了同开枪虐杀的权力者斗争的可能性。

也因此,我们要向我们的三宝之一的所有僧侣表达深深的敬意。在漫长的岁月中,在过去、现在及未来,整个图伯特大地为洁白的雪山所环绕,而图伯特的内在精神则是绛红色的,那是袈裟的颜色,那是僧伽的颜色,那是生命在牺牲的火焰中燃烧的颜色,并无可能被消灭,我为此顶礼再三,追随并颂扬,铭记并感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