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心脏的骨头(唯色)

在西藏的历史上,尤其在西藏的当代史上,可能从来没有哪一年,正如2012年,是遍及城镇与乡村的藏人以身浴火、焚身明志的一年。这一年,正如外媒所描述的——“西藏在燃烧”,从1月至12月,有85位藏人前赴后继地自焚,其中包括84位境内藏人,1位从境内流亡印度的藏人。
2013-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事实上,这一年的每个月都有焚身的火焰燃起。尤以11月最多,28位男女老少,不只僧尼,多为牧民。其次是3月,11人中6人是僧人,还有中学生及孩子的父母。为何在这两个月达到高峰?是因为正值 “敏感月”, 属于当下中国流行的说法。

确切地说,3月是西藏历史上的“敏感月”,如3月5日是1989年拉萨抗议被镇压纪念日,3月10日是1959年“西藏起义纪念日”,3月14日是2008年西藏抗议周年日,3月16日是2008年阿坝县抗议民众被枪杀纪念日,3月28日是2009年中国政府所定的“农奴解放纪念日”。这数十年来,每年3月都是占领者如临大敌、被占领者抗争不止的“敏感月”。

而11月则与中共十八大的召开有关。就在十八大召开的前一天、当天以及七天会议期间,在藏地每天都有藏人自焚,甚至达到9人之多的密集程度。这充分说明藏人的自焚表达的是一种政治抗议。中共的官媒喉舌却避而不谈十八大,反咬说是与流亡西藏于9月在达兰萨拉召开的“第二次特别大会”有关,以此构陷藏人连续自焚属“达赖集团策划煽动”。

并且,中共的西藏高官在十八大的记者会上,面不改色地公开撒谎说:“人们说西藏正在燃烧,我说西藏没有燃烧……西藏发生过的一起自焚是典型的输入型”。这是遮蔽事实且玩弄文字游戏的狡猾说法,将“西藏”这个事实上囊括安多、卫藏与康等所有藏区的地理名词,限定于范围大大缩小的“西藏自治区”,意思是,在其他藏区发生的自焚都不算数;即便有那么多自焚发生,但跟我西藏自治区无关。可是,即便是在西藏自治区境内,事实上发生了7起自焚,其中5位藏人属昌都县、当雄县、比如县人,全是农民与牧民。

有一首争取自由的英文歌曲流传多年,却也是“西藏在燃烧”的写照。其中唱到:“你可以吹灭蜡烛,但你吹不灭大火;火焰一旦燃起,风将吹它更高。”

但对于我来说,迄今97位藏人自焚的地方:阿坝县、马尔康县、若尔盖县、壤塘县、道孚县、甘孜县、康定县、色达县、拉萨、昌都县、当雄县、那曲县、比如县、达日县、班玛县、同仁县、尖扎县、泽库县、玉树县、称多县、天峻县、循化县、合作市、夏河县、玛曲县、碌曲县,我只有三四个地方没去过,去过的每个地方都有熟悉的朋友,即便不认识,一见就感觉亲切的父老乡亲,所以深感痛苦。而我唯一能做的,是把每一位自焚者都记录下来,铭刻不忘。

这一年,有太多的事发生,比如有多位藏人作家因撰文揭示被镇压真相而被捕、被判刑或被失踪,他们是格桑次成(夏河县人)、岗吉•志巴加(色达县人)、达瓦多杰(比如县人)、次仁诺布(白玉县人)等。还有多位民间艺人因表达藏人心声而被捕、被判刑或被失踪,他们是曲贡(江达县人)、阿达(理塘县人)、吾坚丹增(囊谦县人)、洛洛(玉树县人)、普尔雄(红原县人)、确萨尔(比如县人)、苏赤•西日布(河南县人)等。更有许多在各藏地有影响力的高僧、僧人和尼师被捕、被失踪,他们是夏河县拉卜楞寺的喇嘛久美、喇嘛果洛久美,昌都县嘎玛寺的堪布洛珠绕色、堪布朗色索朗,甘孜县尼师其美以及拉萨哲蚌寺多位僧人。而这份名单,其实可以很长、很长。

西藏有句隐喻:“心脏的骨头”( སྙིང་རུས།)。以上所提及的藏人儿女,全都是雪域高原的“心脏的骨头”,劫难中的西藏因此而不亡。

2013-1-1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