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刘青: 送中之争如何了

2019-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示威者手举标语牌“全面撤回 送中恶法”。(法新社)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示威者手举标语牌“全面撤回 送中恶法”。(法新社)

香港反送中目前可谓陷入僵局,由中共提绳表演的林郑港府,虽承认送中提案已经寿终正寝,但是坚持不公开正式撤销这提案。而香港不少民众深知此中的凶险,坚持以游行抗争的方式敦促港府撤销提案、不惩处民众以及调查并惩处警方暴力。虽然双方十分坚持自己的要求和立场,但是似乎都已经触及到了各自难以后撤的底线。

说到底反送中并非仅是一个法案问题,而是民主法制人权的价值观与专制独裁之争,这绝不是一个“善茬”,也就绝非轻易能够善了的。香港民众一部分经历过港英时代,也就是享受过民主法制人权的优越社会环境。一部分是曾经拼死逃出大陆来到香港,还有部分是依亲或专业人才经过申请、往往多年等待后获得香港的永久居民资格。不论是四九年前的香港居民还是拼死出逃或千方百计获取永住权的,绝不愿意再沦落到独裁政权下受蹂躏,这是他们共同的心愿并知要承担代价的。绝大多数香港人知道难以移民民主社会,所以守住香港现有的民主法治权利,是他们能否有尊严有权利生活的唯一希望。

中共要毁弃一国两制是极权本质决定的,极权体制的嗜权性使它容不得属下民众游离在权势模糊地带,所以香港回归后中共一直在吞剥港民权利,而独裁的习近平更是将香港逼成了今日局面。极权独裁者的反思从来全是专权压制不够,最多只会认为手段或是蒙骗的技巧不够,而决不会认识到专制侵害了人的权利与尊严,命中注定违反人类历史潮流难逃毁弃结局。所以习近平独裁下的中共对于今日香港局面,不管眼下如何不动声色或装扮置身事外,最终露出专制獠牙嗜血性狂发是掩饰不住必要到来的。

但是鉴于香港尚有两制之名和港民群起抗争、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恐将丧失优惠如美国予以的特惠等,还有六四大屠杀对世界而言仍然历历在目,一时三刻就采用血腥屠港手段怕是中共也胆颤不敢的。不是说中共也有见血缓停的人性和理智,而是它需要制造一些场面和条件,让这种专制独裁视为最有效的嗜血镇压至少处于混沌难辨、独裁者还能诬陷狡辩的地位。正如六四大屠杀时中共将民众请愿说为暴乱,需要并创造了烧坦克军车、抢劫枪支武器、甚至屠戮残杀士兵的煽情诬陷画面。中共以军警屠港也需要事前做足这些功课,但是在香港做这些显然不会象在大陆那样顺畅,而且一旦败露就将付出政治代价的风险也是行动前需要考量的。

除去屠港这类独裁者认为立即见效和一劳永逸的选项,中共依然有过往行之有效的诸多专制手段的选项。例如习近平近来在大陆叫嚣的整风洗脑的恐怖整肃,也有可能改头换面在香港上市。再如新疆上演的将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人关入集中营,其实就是毛泽东所谓牛棚干校等的变种再现,那么再加以变种应用到香港也绝非毫无可能。不过这几种有个前提条件香港难具备,就是先要将采用这些手段的区域严密封闭隔绝,如何达到这样的社会环境在香港没有几番腥风血雨怕是只能想想了。

中共再有的方法可以收买组织“朝阳群众”类似群体,也就是毛统治时著名的有效的“小脚侦缉队”,只要打着爱党爱国的名号并有港府支持便能有效。另外收买利用黑社会帮派恐吓甚至暗杀民众,只要港府装聋作哑私下配合支持,也会有效震慑香港社会。极大可能的是中共不是采用一招两招而是组合拳,并以香港陷入混乱和反中的名义直接管控香港。总之香港目前看似胶着无力的局面,不能排除波诡云谲后面杀机四伏的危险,这是目前看似与港府斗成平手的香港民众必须思考并且早有准备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