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我对中国有信心(鲍彤)

2015-03-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鲍彤(鲍朴提供)
图片:鲍彤(鲍朴提供)
Photo: RFA

沈大偉教授发表了一篇举世瞩目的好文章,把风行一时的“中国模式”之研究,推进到新的阶段,使中国模式的“末日”成为新的聚焦点。

这不是占卜。任何严肃的学者都不会预测“中国模式”死亡的日期。正如沈大偉教授在文中所说,“我们无从知道从现在开始到它结束前的路会是什么样子。”文章只是指出了某些“可能性”,例如“它的死亡很可能是长期的,混乱而暴力的。”

我赞成用“死亡”这个科学的概念,这是人人都懂的老百姓语言。有些信奉毛泽东的人可能会因此难受,不过毛本人在他神志还算清楚的时候,倒没有讳言过党和国家“死亡”的大结局。

沈大偉教授从多种大的社会矛盾的存在和发展中看出了“残局”。我想就同样的素材提出一个问题:现在的中国人,还有谁对中国模式依旧抱有信心?

中国模式是金字塔。被压在塔底的穷苦大众有信心吗?

中国模式是不公平不公开的竞争模式。最大的受益者是因邓小平南巡讲话而先富起来的富豪。他们本来同样一无所有,因不公平不公开的竞争而成了幸运儿。他们现在的“信心”,不在嘴上,而在脚下,他们正在用脚投票。这是他们内在的“信心”的真实而不做作的外部表现。

金字塔的中间有两部分。一部分人渴望走新路,他们正在受到二十年来最严厉的打压。打压能增强他们走老路的信心吗?

另一部分是负责自上而下“灌输”( “灌输”是列宁的发明)和实现党的意志的人。沈大伟教授生动地描写了他的直接观察所得。我没有这种幸运的机会,但也听到了最新的流行语:“官不聊生”。既不能走寻租腐败的老路,又不准探索公平公正公开的新路,请问应该何以为生?

最后的问题是金字塔的顶层,这顶层有没有信心?主旋律正在高奏三个自信进行曲,恐怕是自欺欺人。倒不是因为它的发明者是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那位声名狼藉的衣局长;也不是因为它具有独特的夸张的声势;只因为当局的所作所为泄漏了顶层内在的心理状态。

富豪的信心不在嘴上,顶层的信心也不在三个自信中。在什么地方呢?在他们的判断和行动上。打压不同意见的决策基础,不是自信,只能是丧失自信。把艺术家柴静女士志在净化天空的作品封杀在“网络维稳”之中,把历史杂志《炎黄春秋》的编者、作者、读者和爱好者视为敌对势力而禁止聚谈,可见草木皆兵到了无法理喻不可思议的程度。视忧国忧民的公民为所谓敌对势力,假若不是出于风烛残年朝不保夕的恐惧,那就只能是精神病患者无法自拔的悲歌了。健康的人,不可能如此变态!

所以我说,三个自信是装出来的。

茫茫中华,谁能告诉我,谁对中国模式有信心?

已故的习仲勋副委员长对中国有信心。是他建议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他不愧为中流砥柱。敢于保护不同意见,是大无畏精神的表现和升华。他认定,坚定地依靠全体国民的理智和主动,为各种不同意见的充分表达提供法律保障,是长治久安的基础。

我因此受到教益。我也对中国有信心。

很可惜,今年两会的全体代表及其主席团的衮衮诸公,好像把习老人的遗愿不当一回事。难道又得浪掷一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