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资矛盾引发群体性事件进入高发期

中国官方《瞭望》周刊星期一长篇报道称,中国劳资矛盾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进入高发期。在中国《就业促进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和去年初才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都一一到位的情况下,劳资矛盾怎么不仅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而且还引发群体性事件,严重到现在进入高发期?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2009-1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用中国有关专家的说,现在中国的劳资矛盾所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属高位运行”,比以往更加激烈, 更加呈现暴力方式。

为什么在相关法律法规较以往都更加健全的情况下,中国劳资矛盾反而越来越严重?原因何在?去年带领湖南邵阳武冈市电厂职工维权而被当地领导加害不得不外出打工的肖勇先生对此表示:

“主要一个是分配不均,还有法混不章。因为中国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所有的法律问题它不能够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也是国外民主国家为什么没有,而我们中国特别多的原因。还有就好像生病一样,一个人生病,他刚开始生病时候,可能是很多迹象都是不很明显的,经过一定的时间之后,比如说他50岁,60岁的时候,70岁的时候,快要死的时候,那他很多的病症都出来了。中国经济也是一样,中国社会也是一样。因为它已经经过60年了,60年来说它一个是没有一个免疫的功能,就是一个自我纠错的功能,它很多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没有切实地解决过。”

那中国政府去年初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难道不是想“切实”解决问题吗?北京律师张凯对此表示:

“本质上《劳动合同法》它的制定首先是有它的进步性的。比如它要求企业必须和员工定合同,如果没有定的话就要双倍返还工资。那么很显然从立法的本意上对于劳动者的一种保护。还有一些条款,我们很清楚地看到比如说,解除合同远远要比过去多了,但是呢这种条款本质上它又太超前。我听到一些企业家反映就是导致他们本身的成本就非常高,使他就没有办法,他就必须得想方设法去规避这些合同,那怎么去规避?有些企业它就不跟工人签劳动合同,让你工人去告。那工人进行诉讼的可能性又非常少。首先是工人缺少一种法律的一种保护,缺乏一些法律的救济和帮助的。这就是说表面上他们是受保护,但客观上他们又没有办法。”

张律师进而表示,在目前中国富者越富, 穷者越穷的大环境下,“强资本、弱劳工”已经成为非正常的正常现象。肖勇认为,中国目前缺失的是法律执行问题:“所以法律得不到执行,它就是一个好看的东西。”

记者:那为什么缺少法律执行的手段呢?缺少法律执行的手段是来自于中国政府呢?还是地方政府呢?还是有关部门呢?

肖勇:这应该和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很大的关联。至于中央还是地方?各有其责吧。其实中国老百姓也有责任,就好像你选择了什么,你不得不要承担这带给你的一切后果。

记者:那既然这样,你认为中国劳资问题有没有解决的方法呢?

肖勇:还是制度和体制的问题。假如说制度和体制没有解决的话,源头没有解决的话,我可以说任何手段治标不治本的。

在指标不治本的情况下, 张凯律师预测, 中国劳资矛盾引发群体性事件将来会越来越严重:

“除非我们有一个大的改革,大的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这个大的体制性的改革的话,必然冲突会,它缺乏疏导嘛,直接它的背后就是政治体制问题。比如工会制度的失调。它不是说现在才失调的,存在了几十年它一直在失调。”

不过,肖勇这位研修过法律的维权人士认为,中国劳工状况较之过去“还是有点进步”:

“最起码它这些结构啊、法治、法律、法规啊都已经出台了,只是说还缺乏一个执行的运作和手腕。那执行的运作和手腕那肯定即使今天没来,明天也会来。”

记者:那换句话说,中国这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那些已经出台的相关的法规和法律呢,总有一天会被确实执行了。

肖勇:他要是一定不执行的话,那肯定国人也是会用自己的方式来争取达到自己的目的。难道让他们为所欲为呀,这是不可能的。


《瞭望》周刊的报道说, 有关地方工会的统计显示,劳资矛盾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原因主要是欠薪、经济补偿金和历史遗留问题。有关专家表示,目前呈现暴力化倾向的劳资矛盾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主要目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