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坏帐举国扛:“中产”原来只是幻觉 | 灰犀牛系列一

2019-0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银行坏帐举国扛:“中产”原来只是幻觉 | 灰犀牛系列一

“我觉得这个钱拿回来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合同上写得很清楚,它说要你承担风险。”

2018年是中国金融系统动荡年。夏天,近200家P2P网贷平台密集“爆雷”,数万家庭的数十亿财富,一夜蒸发。之后旷日持久的绝望维权,又粉碎了他们的尊严和体面,甚至,生命。原来所谓的“中产”,只不过是脆弱的幻觉罢了。

2018年的麻烦,绝不仅仅是P2P。

债券市场违约事件比2017年陡增,股市在震荡中一路走跌,11家农商行遭信用评级下调,最近四川省的自贡银行十多间分行出现挤提...中国已深陷债务泥坑,中国人正在为这场债务危机买单。

到底欠多少?

最近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在一场闭门演讲时披露,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实际GDP平均增速为9.5%,但中国资产和债务增速几乎是产出增速的两倍。中国2017年80多万亿的GDP总额,年底债务存量差不多有600多万亿。

智易东方证券行政总裁蔺常念: “它永远不会一帆风顺,因为总是存在债务过多的问题。因为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司、以及个人堆积了太多债务。”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开启宽松货币、高负债拉动经济的模式,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印钞机”。十年之内,中国真实货币增长5倍。现在每年全世界新增钞票一半都是中国印的。银行放贷更是任性,这10年,表内业务从30万亿上涨到120万亿。表外业务更是通过层层嵌套将资金投入到以房地产为核心的,重化重工等基础产能产业。

迅猛的信贷扩张造成严重的金融泡沫化,为今天经济形势的急转直下埋下了伏笔。房地产泡沫、产能过剩、非法集资、影子银行……整个金融市场看起来乱象丛生, 中国银保监会统计,2018年三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是1.87%。但业内人士和专家普遍认为真实数据可能在5-10%。

2018年11月初,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承认中国经济金融体系中多年累积的周期性、体制机制性矛盾和风险正在显现,中国政府已将控制金融风险摆在首位。

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 “去杠杆我刚才也讲了,就要利用市场化和法制化的办法,进一步有力有序地推进。”

坏帐去哪儿了?

问题是,这动辄上万亿元的坏账怎么还?

中国政府办法有很多。除了继续开动印钞机,稀释老百姓的储蓄,制造通货膨胀进行全民敛财之外,还有很多简单粗暴而行之有效的招术,短期内就能让坏帐搬家。

首先,可以把坏账债务转化为债券。早在2015年,中国批准了高达4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务”转为“债券”。买债券的老百姓就是接盘侠。

第二,债转股。那些堆积在银行里的坏账,一下子就能变成股票出售。债务风险转移到股市上,最终由广大股民买单。

第三,设立“坏账银行”,也就是专门处理不良资产的股份公司,

贺江兵:“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农、工、建,对应的分别是长城、华融等,现在华融比较出名,工行的。把不良贷款剥离给资产管理公司,然后由它们专门处理坏帐。然后国家注资。”

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1999年亚洲金融风暴中,承担四大国有银行1.4万亿元的巨款坏账。现在地方坏账银行已有50多家,坏账规模有多大,可以想象。

第四,吸收外资银行投资。温家宝当总理时,用外资银行帮助国有商业银行资产重组,再推到香港与中国A股市场上市吸金。不仅扭亏为盈,还让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华丽跻身国际前十大金融巨头之列,成为最赚钱的银行。

以“金融创新”为名的割韭菜


另外, 中国从2007年开始所谓“金融创新”改革,产生了一个庞大的影子银行系统。什么是影子银行呢?简单说就是在监管体系之外的融资系统。银行把老百姓的辛苦钱借给高风险贷款者,还回来了皆大欢喜,还不起了赔的都是老百姓的钱。像各种银行理财产品,或者各种民间借贷形式一样,P2P网贷就是影子银行的手段之一。我们可以解剖这个麻雀,看看政府是怎样通过所谓“金融创新“收割韭菜的。

P2P网贷平台从2007年起步到2012年,5年间只有160余家。但2013年起暴增,到2018年达一万多家。这和银行出现大量呆账、坏帐,急需“接盘侠”有关。银行不良资产包被甩卖给P2P平台,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洗白包装,卖给投资人。而另一方面,政府不断去杠杆,传统金融机构紧缩贷款审批,贷不到款的客户被逼到P2P平台去借钱。

贺江兵:“当时乱七八糟的,政府可以批,地方金融办可以批,央行可以批,工商还有工信部门,特别混乱。” “批准它可以,一出问题就没人管了。”

“再一个,它征信没有保障,它不能跟央行联网,不知道贷款对象的风险情况。”

中国的影子银行在无准入门槛、无行业规则、无法律约束的”三无”环境下野蛮生长。泛亚、MMM、卓达等大型借贷机构以远高于银行存储利率的利息来吸引投资者,推出名目繁多的理财产品。但最后常常是以资金链条断裂,爆雷收场。2016年,“e租宝”P2P平台被证实是庞氏骗局,非法集资700多亿元,90多万投资人受害。

“e租宝”犯罪嫌疑人张敏:“真实情况就是,这就是一个骗局。”

管理混乱也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他们趁乱售卖虚假项目,直接诈骗圈钱。

暴雷之后记者回访曾经p2p最活跃的杭州,发现不少平台连地址都是假的。

米袋子公司地址物业:“这家公司没有进来过我们这里,它想租但是没有进来,因为它派出所备案没有通过,所以没有进场过。”

中国政府从2015年起,年年都在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可是一边有金融平台在爆雷,另一边又有更多有背景、有资源的企业进入这个行当。不少P2P的项目直接就是政府主导的。P2P网贷平台在吸引投资者时,也常常强调自己的官方背景。

李女士:“P2P出来的时候,国家副总理还到现场去参加开幕仪式,你(P2P)都是国家支持的,你到现在都成老百姓非法集资了,哪为老百姓做主。出了事最后卷的钱全都到你们高官的官二代子女身上了。”

官方媒体对互联网金融的宣传铺天盖地。包装精美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主流话语的背书,渐渐打 消了人们的戒心。

CCTV:“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带来了全新的金融业态,也让小微企业的融资环境得到升级。”

可怜中产和城市退休老人,好不容易攒的钱,每年都在以接近10%的幅度贬值。“P2P大部分都是五六十岁、退休工人,由于他们现在物价(在涨)等等,他觉得想赚点小钱。”

P2P受害人:“我就指着这点钱呢,其实我这身体,我真的扛不住。”

他们要跟通胀赛跑,只好去投资。可是房价太贵买不起,又没有其它有效的投资渠道。P2P平台正是瞄准了这一群体的精准算计。

整个事件看上去像一场多方合谋的局。一边是通胀、孩子教育、养老、医疗的压力,一边是政策的诱惑,监管的缺席,外加官方媒体的造势,中产注定躲不过这场盛夏的爆雷。

最后的防线

这次爆雷事先并非没有警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6月中旬在陆家嘴金融工作会议上说:“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随后全国P2P应声倒下!

暴雷制造了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金融难民”,他们四处奔波维权,结果被镇压、抓捕。

杭州王倩本是从小受爱党爱国教育的小粉红,为追讨26万元的投资,到杭州和上海维权,被警察殴打,三观尽毁,自杀抗议。

这便是中国政府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一道防线——枪杆子的威力。虽然中国巨额银行坏帐是由政府干预经济造成,但中国政府拥有百万武警,关键时刻有能力隔离处置中小火灾,防范金融危机,确保政权安全。极权政治一贯凭借暴力获得并维持权力,只是苦了国民,他们要为消化整个金融系统的债务危机持续地付出代价。

可是,被货币贬值、房地产、股市、基金、银行理财、互联网金融等手段一茬又一茬地割过韭菜之后,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在2017年底就已经高达112%,也就是说,家庭债务已超过可支配收入了...这些中产的小身板,还能为国扛起多少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