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天量债 民企来买单?| 灰犀牛系列四

2019-0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企天量债 民企来买单?| 灰犀牛系列四

民企/外企:关的关走的走

“现在生意好像特别难做,整个市场都不好做。”

生意不景气,义乌商贸城这座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如今门可罗雀。

义乌的市场贸易曾经带动了制造业的发展,制造业的发展也支撑了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繁荣。但从2016年开始,全国范围内一轮接一轮的环保整治令民营制造业遭受重创。2017年8月以来,浙江电镀企业停产,义乌小商品产业链的上游工厂,如五金工厂、饰品工厂也停业停产。

原祥胜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空场地上有人说:“破产了,卖掉了,原来有500多个人都在这里住啊!”

在广东,作为经济支柱的民企也陷入萎缩。2018年1-7月广东民企利润2364亿,比去年同期降了5%。而国企利润935亿,增幅接近15%。

东莞居民郑先生:“中美贸易战、人工成本、政府的苛捐杂税,高油价导致材料成本和运输成本等等,都高居不下。我所有的民营企业家朋友都异口同声的说,企业已经很难再经营下去了。真正的制造业崩溃应该在明年初,大规模发生。”

外企的日子也不好过。2018年1-7月广东外企利润总额1651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降了12%,说明支撑广东经济高速发展了30年的外企开始全面收缩。

从上世纪末起就在珠三角开工厂的港商杰斯,这几年逐步撤出大陆。

“我们没看到很多希望...我们做工厂的很多都有这个体会,一年比一年差,特别是在东莞,你会看到那个变化,慢慢都很静了,现在的东莞跟以前都不一样了。”

社保收紧、赋税重荷、融资困难、产权焦虑、贸易战冲击……民企和外企要同时应付各种难处。简直就像是后娘养的!

吴明德, 中国建设银行(亚洲)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过去一年,中国3000万家中小企业,关闭的有500万,大概是六分之一。”

国企:好像得了败血症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被称为“共和国长子”的国企。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承担着维护经济稳定和繁荣的重任, 国企长期以来垄断资源和行业,银行贷款、自然资源、市场资源,全部向国企倾斜。

社会经济学者何清涟:“根据中国资料,银行的债务来自于企业部分,大概由国企造成的有将近80%。国企又是政府必须救的,第一是税源,第二是保障就业。

即便如此,国企不讲成本、不看效益地扩张,过去10年里,国企资产和负债膨胀的速度,远超过其利润增速, 投资回报率每况愈下,30多个行业早就处于产能全面过剩状态。

何清涟:“如果国企机制不改的话,往里投钱,就像往一个得了败血症的病人身人输血,注进去的是鲜红的血,出来的全都是黑色的坏血。”

根据2018年10月,国务院第一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交的国资家底,2017年,全国约为184万亿元,负债总额119万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近65%。按照国际规则,资产负债率超过50%警戒线, 就会引起市场不安。

对比民企和国企对国家的贡献,有一个常见说法是“五六七八九”,也就是民企贡献了全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和90%以上的企业数量,民企对中国经济奇迹功不可没。相比之下,2017年国有企业应缴税金仅占全国税收的三分之一。

国进民退 双向混改

国企身上捆绑的天量债务炸弹已经危在旦夕。高层想到的出路是用民企资本来为国扛鼎,“双向混改”政策横空出世。

何清涟:“2015年的时候就出了一个文件,《关于国企改革方案的规定》几条主要的,第一条,国企可以寻找经营好,市场前景好的民企参与改制,民企也可以向国企投资,但是民企股份不能占大头。”

谁说要让民企离场来着?没有的事,习大大都在亲自给民企派定心丸,留着民企有大用处呢。

这几年中国经济下行,中国政府加快了“国进民退”的混改步伐。一方面,出台有利于国企的财税政策,帮助国企空手套白狼。另一方面,利用“去杠杆”收紧对民企贷款的政策,逼得民企在债务危机、股价下挫、业绩疲软的重压之下,跪求国企入股。

唯恐地方国企混改动力不足,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发文,为国企定下一个硬指标:到2020年年末,国企平均资产负债率要比2017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

接下来的一幕不出所料,据中国官媒《经济参考报》喜报,2018年10月底以来,数千亿国资驰援民企,上市股权转让激增,创近8年新高。目前,上百家国企提出混改意向或方案,地方国资委近期更是密集推出资产总额超过5000亿的混改项目,预计明年混改将迎来新一轮落地高潮。

与此同时,民资也在进入国企。2013年至2017年间,央企混改吸收非公资本超过1.1万亿元,省级国企吸收5000多亿元。发改委在前三批共50家国企混改试点基础上,已启动第四批混改试点。国资委也推出国企改革“双百行动”,404家央企和地方国企,要引入民营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

2017年,联通作为第一家完成混改的的央企,共引入14个投资方的780亿元投资,其中包括百度、阿里、腾讯、京东四大互联网巨头。他们的股份分别是2%-5%左右,但必须给联通提供渠道资源和资金。一年里,联通经营未见改善,但负债率由63%陡降到47%,母公司净利润从6亿涨到26亿元。

接下来,中国铁路总公司高层、中国黄金集团等纷纷表示欢迎腾讯、阿里参与混改。几家互联网巨头密集参与大国企的混改,但在每个国企中都占股不多,说不上话。

何清涟:”民企愿意不愿意,都没有办法。政府有办法让你愿意。偷税漏税这一条,总是能查出毛病来的。还有一条,现在习近平已经讲了,东西南北中,一切听从党中央。哪个民企敢在政府找上门来,要求混改的时侯,你不参加?” 

腾讯大楼广场上的雕塑“跟党一起创业”,可以看出马化腾的求生欲,马云也表白过:“政府需要,我把它(支付宝)送给政府,这不是气话。”看看,这才是我们的民族企业家,这才是我们发展民营经济的目的,做大做强,献给党妈。

何清涟:“共产党是个集权体制,要控制税源,控制经济,这是它的基本国策。民企壮大后它总觉得不好控制,所以要想方设法地控制民企。国企入股是一种方式,在民企业设党支部又是一种方式。”

看起来,混改是高层下的一盘大棋,有人把这种政府管控与市场经济高度结合的模式称为“国有化进程2.0”。50年代的公私合营是国家全资收购控股,无法很好地调动管理积极性,导致成本很高。2.0 用金融去杠杆政策硬性挤压,将民企逼入困境后“主动”投靠国企。这样,国资通过持有最少的股份,拥有最高决策权,既维护了管理层的积极性,又改了企业的姓。真是一举两得,四两拨千斤啊!

至于国企看不上的民企和外企,只好自生自灭,自求多福了。所谓“民企离场论”,说的就是它们。

港商杰斯:“那个要政府主导,如果政府不做事也真是蛮难的...在大陆做生产的没见到有太多的优惠,或者是政府有跟工厂投资者一起紧张起来呢,我真的感受不到。”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流氓土匪,借国之名,持枪入股,打劫民财,吸食民血,附骨之蛆,敲骨吸髓。


上有天理,下有地产,地属民有,天赋人权。自由民主,宪政法律,人权保障,道德底线。
流氓土匪,战天斗地,上反天理,下灭人权。一党专政,专制暴政,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自由世界人民大团结,打倒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民、反人权、反华反美反人类的反动流氓土匪一党专政的法西斯恐怖主义暴力犯罪政权!人民万岁!人权万岁!自由民主万岁!

中华武术,渊远流长,思想深逐,博大精深。止弋为武,武力制暴,武装自由,民主公投。
建军建政,低税少费,民生幸福,民权自由。分权分地,革命动力,三权分立,民族独立。

2019-01-23 23:3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