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前想後】教師有冤何處訴

2019-03-1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師前想後】教師有冤何處訴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姓老師疑不堪工作壓力輕生,事件發生後,至今仍陸續有不少新聞,其中令人關注的是,當面對壓力、甚至欺凌,教師可怎樣處理。

面對「土皇帝」式的學校,教師投訴反被叫「快啲自首」;出現這種肆無忌憚的做法,教師有冤何處訴﹖辦學團體、校董會如何把關?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回應記者時稱,局方注意到有報道指女教師工作上受到壓力,學校已成立專責小組內部調查事件;當局會待校方完成調查後,跟進事件成因和學校管理上有否改善空間。

從這可見政府當局其實是卸責,在此事上置身事外,這種情況與校本管理下局方的角色不無關係。坊間有文章指出常額中小學教師終身僱傭制,要炒一個常額教師近乎沒可能,若校長堅持要炒一個老師便會用方法迫到教師知難而退,這實是一個誤導。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教師若對校長不滿,一般可向校董會投訴,亦可向校董會的教師代表提出,惟教師代表在校董會勢孤力弱,未必可有效處理投訴。他建議教師透過工會投訴,效果會較個人提出為大。然而在此事上,投訴者並沒向工會求助,這可能也涉及工會在會員心目中的形象,我們當然期望工會真的可以有效地發揮工會的力量。

老師有不滿,其實還可以向教育人員操守議會投訴的,可是操守議會一向被視作「無牙老虎」,主要是議會接獲投訴,經過立案、聆訊等過程,最後只能把結果呈教育常任秘書長作決定。業界一直提倡成立教學專業議會(General Teaching Council),成立專業議會是政府和業界的共識,一個屬於教師的公會,由業內自己制訂專業守則、負責執行守則,維持專業紀律,實現教育專業自主。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第二份《施政報告》,於1998年已撥款二千萬元,作為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經費,可惜當局諸多推搪之下,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之說已不了了之。

香港《資助則例》列明,可解僱教師,但要有合理的程序,包括口頭警告、容許改善、書面警告等。可是林老師事件上用上的卻是寫「悔過書」,這在程序上並不合理。然而法團校董會適用的《資助則例》與舊版有一個很重要的分別,舊版中若學校書面警告教師,該警告須送交常秘,常秘須展開調查。此項責任的重要性,在於政府作為第三者介入調查,這點可謂資助學校教師權益保障的底線。可是新版沒有了此常秘調查的程序,說甚麼交由校本處理,其實是卸責。

成立一個屬於教師的公會,實現教育專業自主,實行校政民主化,有一個健全的投訴機制,政府不卸責,才可以避免此類悲劇的出現。當然,我們也期望教師工會可以真正地強大起來,有氣魄為教師爭取權益,讓受欺壓的教師不至於孤立無援;期望教學同工在面對不合理的事情,敢於發聲,互相支持。

主持︰施安娜、黃偉國


(以上評論純屬主持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