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工人自治實驗8年 中紀委︰成「獨立王國」對抗黨的領導

2019-10-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陸國企隆達控股旗下的製版廠職工為了維權,以職工「兩委」的方式自治長達8年。(隆達網頁截圖)
大陸國企隆達控股旗下的製版廠職工為了維權,以職工「兩委」的方式自治長達8年。(隆達網頁截圖)

中紀委機關報周三(23日)發文批評北京一間製版廠工人「以自治實驗對抗黨的領導」,包括「自治實驗」的領袖在內的13人已被查處,這場持續8年的「獨立王國」被披露後立即引發廣泛關注,而「黨的利益與工人利益對立」的事實亦讓官方再陷尷尬。(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的報道罕見的使用了「獨立王國」的用詞,猛烈抨擊北京隆達控股旗下的北京製版廠工人自治事件,並稱其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是一級黨組織對抗上級黨委的典型案例。

報道指出,隸屬於國企隆達控股旗下的隆達印包集團的製版廠,在其原廠長王強的帶領下,實行改革,以職工選舉的方式,成立了企業管理委員會和企業監督委員會,全面實行自治以對抗上級黨委的決定。由上級黨委派出的幹部,遭工人的抵制,連製版廠的門都沒能進去。

此後,北京隆達印包集團以及其上級機構隆達控股兩級黨委,也無法有效管理製版廠,並導致製版廠脫離上級黨委領導、實行自治的時間長達8年,一直到今年1月,北京市紀委強勢介入,並對包括王強在內的相關人員進行問責。

據文中披露,王強被開除黨籍。其餘被指監管失責的上級官員12人,2人受到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4人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3人受到黨內警告處分,2人被誡勉問責,1人被通報問責。

但在官方的批判文章中亦承認,帶領工人實行職工自治的王強,對企業的轉型有貢獻,並且在職工中具有很高的威望。

為此,本台記者聯繫上了北京製版廠的兩名職工,希望了解事件詳情。一名職工表示,王強已於去年退休,但她不能再回答別的問題。

製版廠職工︰退休了,去年。他是到年齡退休的。你想幹嘛?我覺得你問的問題我沒法回答你,這個問題已經上報了,我現在不方便回答你這些,我甚麼都不方便給你,你只能自己通過甚麼方式去了解,好吧?

另一名製版廠職工則明確表示,他們都很尊重王強,目前王強安全,但因為上面有規定,她也不能透露更多的資訊。

職工說︰不就是說他現在近況怎麼樣嘛,對吧?我跟你這麼說吧,他甚麼事都沒有,他的近況現在很好。至於說你看到的那個新聞,說裡面反映到甚麼問題呀,甚麼情況,從我們這個管道,這我不便於跟你說。我們有規定,不能隨便把這個告訴任何一個人。

但本台記者沒能聯繫上王強本人。製版廠的老職工表示,在現在的壓力下,他們也不敢將王強的聯繫方式告訴記者。

一直關注工農運動的人士陳先生稱,國企負責人由上級任命,只要不合上級的意,就可能被換掉。而在北京這樣管控嚴苛的地方,王強帶領工人抵制了8年之久,確實出乎大家的意料。但他認為,現在這種政治風向下,王強被秋後算帳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陳先生說︰他即便是工人再認可,但是他和上級領導的意圖不符,把他換掉那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很奇怪的,在北京這種地方,他竟然能夠拒絕上級領導這種調整8年之久,那這個想像不出來。經過查又查不出甚麼大的問題,那這個人還真的是很過硬的。但如果非要給他「穿小鞋」,那他也只能受著。現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怎麼著?

原藝術研究院學者吳祚來認為,中紀委機關報是將其定性為基層對抗黨組織的自製堡壘,而這種基於利益共同體的自治,並非反對中共政權體系,加上其上級官員對衝突擴大後惹火燒身的恐懼,是這種工人民主實驗存活8年的原因。名義上這種工人維護自身權益的做法符合中共革命時期的宣傳,但實際上只要挑戰到了中共的權威,都會遭到打壓。

吳祚來說︰這是把他們做了一個定性,基層對抗黨的領導的一個自治堡壘。儘管這樣一個工人自治也符合共產黨當年工農獨立自治的這樣一種精神,但是現在共產黨它自己成了一個利益集團,現在強調的是從上而下一條線的一種管理模式,它還要把這種觸角延伸到外企。這樣一個實際形成自治的團體,它也是一個小的利益共同體。如果每個地方都這樣工人或者農民自治的話,那共產黨肯定就是不幹了。

隆達控股集團則沒有正面回應此事。該集團值班人士稱,需要上班後再問相關人士。北京市紀委則沒有回應採訪。

近年來,隨著社會矛盾加劇,中國官方加大了對勞工群體的管控,特別是去年5月深圳佳士事件之後,防止工農群體組織化抗爭,更是成為官方維穩的重點,勞工自治更成為禁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