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陳年大案同日提堂 學校埋屍14被告開審 孫小果再面臨死刑

2019-12-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殺害監工老師並埋屍操場的包工頭杜少平涉故意殺人等6宗罪。(湖南警方發布)
殺害監工老師並埋屍操場的包工頭杜少平涉故意殺人等6宗罪。(湖南警方發布)
Photo: RFA

大陸兩宗駭人聽聞的犯罪重案周二(17日)分別開審及宣判。兩宗案件分別被隱藏10多20年,背後均涉黑社會團夥。其中,湖南省新晃中學操場殺人埋屍案14名被告開庭受審;而昆明孫小果涉黑案二審維持25年原判。(黃小山/程文 報道)

16年前殺害監工老師鄧世平並埋屍操場的疑犯杜少平以及13名涉黑團夥成員,周二在懷化市鶴城區法院開庭審理。

當地媒體人透露,因被嚴格管控,目前大多數非中央官媒記者,未被允許旁聽。儘管並非敏感的政治案件,當局也對現場也進行了管控,目前庭審進程不明。

鶴城區法院的工作人員向本台證實,法院戒嚴,旁聽必須經過允許,他們內部法官也無法進入。

鶴城區法院:是一個很大的廳,但是具體能容納多少人我也不太清楚。因為這個是他們中院在這裡開庭。申請旁聽,你們要跟懷化市宣傳部聯繫,一半那個旁聽呢就跟中院聯繫。這一次很嚴格,已經戒嚴了。這也不是我們能夠決定。我們自己這裡的法官幹警都不能進去。

本台記者亦試圖和受害人鄧世平老師的兒女聯繫,但其兩個子女都沒有接聽手機。而據官方消息顯示,因此案被問責的10多名官員還沒有開庭。

當地體制內人士劉女士指出,對案中兇手的結局沒有懸念,現在所謂的反腐大背景下,基層小縣城惡劣的政治和法制生態注定不會有甚麼改變。這也是她們作為公務員也感到絕望的地方。

劉女士說:我們中國這個法制你不知道有多黑,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到的。那裡的老師都知道被埋在操場底下,這個是公開的秘密,因為那裡成了個關係網,誰都沒有辦法。我有一個朋友在縣公安局法制辦,他說公安局裡面腐敗黑案,只有你們想不到的壞。我們這個鄉鎮的這個派出所的所長姓田,他就是在搞賭博的那個地方放高利貸。我雖然是體制裡面的人,但是我跟我讀大學的女兒說,你以後如果要找對象,公檢法系統的人你不要帶到我家裡面來,因為太黑了。

今年4月,湖南新晃人杜少平因涉黑案被抓,並其於牽出16年前殺害監工老師並埋屍學校操場的血案,此事震驚了各界。

另外,孫小果組織、領導黑社會犯罪案件同日二審宣判,維持一審25年的原判。另據新華社發布消息稱,孫小果早年強姦、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一案的重審,也將於近期宣判。

資深律師陳先生指出,這意味著孫小果被判刑25年只是新發的案子,而20年前一度被判死刑的案子,還沒有出結果。根據媒體披露,不排除他被再次判死刑。

陳律師說:今天公布的那個25年是對他出獄以後、在社會上新犯的事來給他一個清算。他之前那個由死刑改為死緩,被撿起來再審了。就是從當時報導的那些情況來說,就是用比較惡劣的手法強姦了好多個嘛,當時那個案子判的時候就是新《刑法》了,(刑法)修訂都沒有動那個強姦罪,死刑是有可能的。

陳律師同時指出,孫小果生父的資訊,以及官方抓小放大,只判了19個廳級以下官員的做法,輿論一直在反彈。

陳律師說:人家都懷疑他只是某個幹部見不得光的子女,隨便找個人來養著。你想,這次正廳級和副省級的那幾個打招呼,只是處分了,沒判刑啊。副廳級以下的全部判重刑。那就不公平嘛。在中國的官場體制下,他是我的直接領導,他讓我怎麼改,我能不改嗎?那誰在保這一批人?很多東西不透明,民間根據自己的推測去想了。

雲南的媒體人亦明確指出,此前大家都在傳此事和一位軍方高官有關,孫小果的所謂生父和繼父,都只是頂包人,加上目前官方回避了誰打招呼調動當時廳級高官的資訊,更沒有根據指控做DNA鑒定,所以大家都不相信,但迫於壓力,都不敢傳。

雲南省孫小果涉黑案今年初曝光,牽出20年前其被判死刑卻死裡逃生的黑幕,涉案的19名保護傘近日被判刑、6人被處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