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死者家屬投訴黑箱作業 疾控中心承認醫院已不堪重擔

2020-01-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疫情爆發後,武漢醫療機構面臨巨大的壓力,迄今為止,已有十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武漢中心醫院發布 / 拍攝日期不詳)
疫情爆發後,武漢醫療機構面臨巨大的壓力,迄今為止,已有十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武漢中心醫院發布 / 拍攝日期不詳)

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急速擴散,本台採訪了當地一位肺炎死者的親人,他投訴中共官方對肺炎死者身後事的處理手法欠透明度,有黑箱作業之嫌。本台記者也採訪了武漢市疾控中心一名職員,該名職員承認,現在武漢各大醫院床位緊張,發熱門診的患者也已讓醫院不堪重負,而目前沒有快速檢測技術快速診斷。(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儘管中共官方宣稱正在全力防控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重症肺炎疫情,但周三(22日)一大早,知名律師干衛東和尚滿慶均在社交媒體透露,僅在周二(21日)晚,他們都有在武漢的親人因肺炎去世,跟死者有緊密接觸的親人正被隔離。他們又聲稱,僅在周二至周三凌晨的幾個小時內,至少已有三人因嚴重的肺炎死亡。

據干衛東律師透露,他的叔叔干章勳是前武鋼醫院醫生,今年72歲,退休後,被武漢當地一家藥店聘用,在店內坐堂。4天前感染肺炎後被送醫院,於周二晚病故。讓他們的親屬不解的是,患者死亡後,官方禁止親屬接觸死者,並迅速將遺體火化,但官方至今沒有交待其死因。其堂弟因為在醫院護理,也疑似被感染而需隔離。此前官方宣布有十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但不清楚當中是否包括其叔叔在內。

干衛東說:我一最小的叔叔,他是退休了,有一個藥店給他返聘到它那裡坐堂,可能是在坐堂的過程中,可能有一些人到他那裡去看一下呀,可能是買藥啊,給傳染了。3、4天時間,21號晚上7點鐘左右去世的。現在官方啊讓家裡面的人只能說他是普通肺炎死的,死掉了以後,很快就把他拉到火葬場給他火化了,當時還不允許我那個堂弟、還有我另外一個表弟到跟前去。我堂弟照顧他住院,現在發高燒,已經被隔離了,現在基本聯繫不上了。

干衛東律師還證實,尚滿慶律師的舅母70歲,也因為感染肺炎,於周二晚在武漢中心醫院後湖院區去世,其丈夫也因為發燒被隔離。

干律師指出,他和尚滿清都是律師,偶然遇到一起討論案情,就同時出現親人病亡的事情,這個概率顯然高到讓人震驚,也不得不對武漢政府宣布的只有9人死亡的資料產生懷疑。

干衛東說:尚滿慶的舅媽是昨天(1月21日)晚上11點鐘去世的,在武漢中心醫院。也是幾天時間,也沒有確診,沒有給親屬任何官方的證明文件,死了也是立即火化,不讓任何人到跟前去。他舅媽的新老伴也病了,也被隔離了。因為我和尚滿慶啊,今天碰到一塊,都有家人出了這樣的事,這顯然不是偶然。現在政府肯定在瞞報。

為此,本台記者向武漢市疾控中心求證疫情的最新情況,該中心一名職員承認,現在武漢連已經發病的患者的救治都有困難,各大醫院床位緊張,並且發熱門診的患者也已讓醫院不堪重負,目前沒有快速檢測技術快速診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武漢市疾控中心職員:我們現在確實很忙。現在是這樣子的,現在就是有好多有發病者現在都沒有床位,武漢市各大醫院現在床位都是滿的。那個發熱門診人流量特別的大,然後醫務人員畢竟有限。這個東西現在沒有就是說一個甚麼試紙就可以測出有沒有這個疾病。

儘管疫情已失控,但據上月29日才從武漢回到美國的親歷者趙女士透露,最近一個月內她曾兩次在武漢停留共計4天,但一直到3天前,所有武漢市民都被蒙在鼓裡,絲毫不知道疫情已經失控,並且當地市民還相信官方的宣傳,反駁她從海外轉發的關於疫情真相的資訊。

趙女士說:因為我是先去的廈門,然後我再回到武漢,14號17號住了三天,看朋友,然後就跑一些事情,完了之後我就回了我的家鄉,12月28號早上又回到武漢,坐火車到漢口站的嘛。我還跟朋友見面、然後吃飯。我是29號走的,但是我根本甚麼都不知道,我的朋友也不知道,沒有任何人告訴我有這件事情。3天之前,依然有朋友還在發歡迎到武漢來,我就很吃驚,然後我就把我看到的資料發給他了,然後他就有點抵觸我,知道吧?

為此,本台記者試圖聯繫湖北省委、省政府,查詢其對此事現狀的看法,但兩機構都拒絕回應此事。在此之前21天中,官方多次宣稱此次肺炎可防可控,且表示「暫時未有人傳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