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漢被副鄉長綁走後人間蒸發 妻子苦尋21年無果

2020-01-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丈夫被抓時,高秀玲只有27歲,她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等待丈夫歸來,卻21年音訊全無。(劉萬花提供 / 2020年1月7日)
丈夫被抓時,高秀玲只有27歲,她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等待丈夫歸來,卻21年音訊全無。(劉萬花提供 / 2020年1月7日)

湖南省懷化市去年中揭發的中學操場埋屍案,牽動了不少其他失蹤案件的家屬對久別親人安危的憂慮。陝西省村民劉志斌21年前因維權被副鄉長率眾綁走後就此消失,妻子多年來苦尋無果,官方亦刻意推諉隱瞞。知情人士懷疑是翻版的操場埋屍案,但因涉及政府及國企,以致多年無人願意介入跟進。事件近日曝光後受到關注,當局周二(7日)發通報,指劉志斌的失踪與政府無關。(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延安市寶塔區川口鄉的高秀玲近日發出的控訴書稱,21年前,因為土地被延長油田強徵並拒絕賠償,她丈夫劉志斌維權又遭無視,1998年4月,劉志斌損壞了佔地採油廠的一些設施,但隨即被川口鄉副鄉長李新計和採油廠的人員強行帶走,從此一去不回。

劉志斌的女兒劉萬花向本台記者表示,延長油田徵地時,毀壞了他們家的莊稼和果樹。因為當時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兩年後回來,發現甚麼補償都沒有了,所以父親才去找政府和採油廠維權,但沒有想到會因此消失。

劉萬花說:是因為我們那個玉米地青苗錢沒有給我們,因為我們莊裡面打油井嘛。當時,我爸爸和我媽都在外邊幹活呢,等我們過兩年以後回來,(他們)把我們這個錢都分了,沒到我們手上。就是我爸去川口政府和採油場那邊要賬,人家不管。最後,那個川口採油場、川口政府的人過來,拿繩子把我爸綁走以後再也就沒有回來了。

劉萬花還透露,父親被抓時只有35歲,她哥哥只有8歲,她自己才5歲,弟弟僅3歲。父親失蹤後,他們曾找過川口鄉政府的副鄉長李新計要人無果,此後多次到派出所報案,但警方也一直不立案,直到去年才以失蹤案立案處理。現在,當年抓走父親的副鄉長李新計已經退休,他們連李新計這個當年的知情人也無法找到了。

劉萬花說:當時,我們去過當地派出所報過好幾回案,但是橋溝派出所都不給我們立案。去年上半年的時候才給我們立的案,把我們母子四人的血型採走,說放在網上,看有沒有這個血型一樣的。這個副鄉長我們找過,但單位上就不見我們,我們跟單位上要這個人,但是單位上也不跟我們接觸,他只說是放了,放了跟他們也沒關係,就是聯繫方式甚麼的,都不給我們。

而當地一位知情人士趙先生告訴本台記者,此事的麻煩在於涉及油田方面。在陝北,無論是地方政府的油田還是中石油旗下的企業,都十分強勢,包括地方政府在內根本惹不起。21年後才立案,其實際意義已經不大。

他又指,劉志斌案和湖南新晃縣的老師鄧世平被殺埋屍操場16年有點相似。

趙先生說:延長(石油)屬於陝西的國企,那個時候,延長油田還屬於延安市政府。長慶屬於中石油的,他們兩家,在陝西爭地盤嘛,同時為了防止老百姓偷油,比如說佔地、徵地,長慶油田,連靖邊縣公安局都幹倒過幾十個人啦,別說老百姓了。他們的裝備,比他們縣公安局的裝備好得多。20多年前那個地方相當落後,鄉政府幹部就可以帶著人拿著繩子就把你抓走了。你想,他(劉志斌)一個農民,又一個字都不識,他家裡三個孩子還有一個老婆,他根本不可能跑嘛。就跟操場埋屍案差不多。

延安市公安局寶塔分局橋溝派出所周二就事件發布官方通報,指1997至1998年間,劉志斌因打井賠償問題與另一村名發生糾紛,於是拆走抽油機等設備,時任鄉政府聯防隊長前往劉志斌家中要求取回該批設備時遭到武力對抗,遂將劉志斌綁至鄉政府調查,次日早上劉志斌自行離開。

本台記者致電寶塔區橋溝派出所,但該所人士回應稱,要瞭解此事,只能去派出所,他不能在電話裡談及此事。川口鄉政府,則一直拒絕接聽電話。

延安失寶塔區政府也以不知情為由,推給宣傳部。

寶塔區政府:我這裡不知道,這個事情不在我這裡,而且我也不知道這個事情,知道吧?具體如果有諮詢詳情,跟我們網信辦或者宣傳部聯繫。

延安市被稱為中共的紅色搖籃,成為意識形態的標籤,但即使是在中共建政、以及發現油氣田和巨量煤炭儲量之後,陝北的絕大多民眾也一直貧困。而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等在內的高官家人,則直接插手油氣田開採,並轉手倒賣資質謀取巨額利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