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被质疑插手香港教育事务 教育官员指过份敏感

2018-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5月4日,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出席一个活动时,香港众志到场示威。(林国立 摄)
2018年5月4日,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出席一个活动时,香港众志到场示威。(林国立 摄)

北京被质疑插手香港教育事务 教育官员指过份敏感

香港近日多项与教育政策有关的措施引起关注,被质疑北京当局在背后操作。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回应请愿人士时强调,外界不应过份敏感,国家教育局没有插手香港教育事务。(林国立 报道)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星期五(4日)到一间中学出席活动,香港众志约二十名成员到场示威,要求杨润雄交代近日连串教育争议,包括中史教科书审核指引改变、通识科检讨和粤语作为母语在学校的地位。

杨润雄和示威人士公开对话十分钟。他强调政府无意改变粤语作为主要教育语言的政策,而通识科检讨亦未有结果,外界不需要太多猜测。

杨润雄说︰完全没有,在今天来说完全没有打算,去改变我们两文三语的政策,通识科我们网上或传媒上说的,我们暂时完全没有想法,如何去改通识科和应不应该去改。

香港众志的林朗彦就要求杨润雄回应,为何中史教科书审核突然改变准则,以往通用的「香港位于中国南方」、「中国一党专政」、「中国收回香港主权」等字眼,突然被要求修改,是否局方的政治决定。

林朗彦说︰其实是每一个收回,都说字眼不当,每一个一党专政都说字眼不当,如果整个评审原则是没有变过,98年至今都没有变,为何突然今天说这些是不当,为何过去这么多年这些字眼都可以出街?

杨润雄就表示,以往用过的说法不代表不可以改,教科书的评审是由独立的委员会负责,反问黄之锋等人,都是读现行机制审批的教科书长大,不见得会对他们的思想有影响。

杨润雄说评审小组的人,看到有些不合适或不对的,提出一些意见这是很合理的,无理由看到一些他们觉得不对的东西,因为以前用过就不可以改,大家都是读这些教科书用这机制出来,今天看教科书是否有很大怀疑,是否令你们的思想有很大影响,这个大家自行评论。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示威后接受本台访问,表示杨润雄一直回避问题,无解释为何中史课本字眼突然要修改,所谓审批教科书的小组都是由政府委任,根本是黑箱作业。

黄之锋说︰在我们学常识和通识科时,依然会有主权移交、香港位于中国南方、一党执政一党专政等字眼,是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等于是一个黑箱,每次教育局面对任何舆论批评,每次都可以说这不是我们教育局的决定,而是独立委员会的决定,但其实委员会当中全部都是他们的人。

近日教育争议,源于教育局一系列的政策和官方文件,先是新学年中史教科书,部份源用涉及中港关系的字眼,被评为不清晰要修改;以培育学生批判思考为目标的通识科被单独抽出来检讨,方向包括不再将通识列为高中必修科;教育局网站又上载大陆学者的文章,指粤语不能被视为母语。有评论认为,一连串动作反映北京要在香港的教育系统做大手术,培育学生爱国意识,而近年建立的特区政府教育局和国家教育部会商机制,已经为北京插手香港教育设了恒常制度。

本台向杨润雄查询,北京教育部有没有透过会商机制,向港府发指示,他强调特区政府严守基本法的规定,教育是香港政府自行处理的事务。

杨润雄说︰国家亦关心在香港的教育办得如何,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利用会商机制,向他们解释香港教育的重点是甚么,教育范围或发展是甚么,教育的课程设计,或教学模式政策,我们仍严守《基本法》,这是我们香港特区政府的事。

杨润雄表示,乐意和持不同意见的团体沟通,希望可以释除社会的疑虑。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