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從德要追究被拒入境責任 認為香港已全受北京操控

2019-06-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2日,「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從東京乘機到香港,被入境處人員拒絕入境,並被遣返東京。(支聯會提供)
2019年6月2日,「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從東京乘機到香港,被入境處人員拒絕入境,並被遣返東京。(支聯會提供)

被香港政府拒絕入境的「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周一(3日)對本台表示,當局對他進行政治打壓,現正打算循法律途徑,向港府追究責任。他周日(2日)從日本來港,準備參加六四30周年燭光晚會,但被拒入境並即日遣返。(黃樂濤 報道)

封從德由美國到日本東京參加有關「六四事件」周年的紀念活動後,周日(2日)從東京乘機到香港,但被入境處人員拒絕入境,並被遣返東京,現仍在當地逗留。

他周一(3日)對本台表示,周日下午入境香港的時候,在入境處人員檢查護照期間,突然被多名人員攔截,在沒有說明原因下,拒絕他入境。他感到很憤怒,認為香港政府是以政治理由拒絕他入境,封從德表示,要求港府給予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封從德說︰我一直問他們(入境處人員拒絕入境)理由,他們說了半天也沒有說出理由,他們說了一個甚麼條例的115條,我也不知道那是甚麼,我考慮做一些法律的諮詢,我覺得這個是很不正常的,我會以後諮詢有關美國的司法(方面)、香港法律的專家,我覺得這個事情要搞清楚。

他表示,從這件事可見,中國打壓異見人士的手段,已經伸延到香港,封從德指對香港感到很失望,認為香港已經受到北京完全操控。

封從德說︰我就說你們(入境處人員)是不是聽命於中央的,他們就不講話,有一個(人員)就說是不是天安門(事件)?我就聽見了,因為這個原因,我按照香港法律的話,我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我要是按照中國內地的法律,我就是中國內地政府的通緝犯,我個人的結論,「一國兩制」已經不存在了。

對於封從德被拒入境的情況,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周一被傳媒問到2012年都有民運領袖成功入境,香港的政治環境是否退步時,他表示,不會評論個別案件。

李家超說︰我不會評論某一個案,正如我所說,每一次的入境申請,入境處都是按實際的情況,考慮到法律及當時的入境政策去處理。

入境處以電郵回覆本台查詢時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又說在處理每宗入境個案時,均會依據法律和既定入境政策,在考慮個別個案的情況後,作出批准或拒絕入境的決定。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對傳媒表示,封從德周日被拒入境本港,反映內地近年對異見人士的封殺越來越緊,相信特區政府有長長的黑名單。他形容本港漸漸「大陸化」,而今次事件是「探熱針」,令人看到香港變得崩壞。

支聯會常委朱耀明周一出席香港商台的節目時形容,封從德被拒入境香港屬預料之內,反映特區政府介意民運人士來港,自由越來越收緊。

朱耀明說︰政府本身越來越恐懼或者是政策本身越來越嚴謹,我相信她們(政府)是很介意有些民運人士進入,所以亦都證明所謂開放或者自由,是越來越緊。

1989年「六四事件」過後,21名學運領袖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緝,封從德是其中之一,封從德其後流亡到法國,在法國完成博士學位,現居於美國。

香港維園周二(4日)將如常舉行年度燭光晚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本台表示,由於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估計出席集會的人數會較往年多,而晚會上亦有一些六四親歷者的發言。

何俊仁說︰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亦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我相信很多有心人都會出來參與六四燭光集會,人數很難估計的,但是以往幾年都過十萬,希望能夠一定會超過十萬,希望比起早兩年會有更多人參與。今年會有一位著名民主派歌星來唱一首歌,另外會有一些錄像給予大家看及發言。今年有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不出席維園六四燭光集會,有大學的學生會代表解釋,是因為與支聯會的基本理念等,存在很大分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