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取消“以药养医” 病人指巧立名目收费

2017-10-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十九大会议记者会上表示,全国所有的公立医院都取消了“以药养医”政策。(中国政府网图片)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十九大会议记者会上表示,全国所有的公立医院都取消了“以药养医”政策。(中国政府网图片)
 

国家卫计委官员指出,全国公立医院已取消了“以药养医”政策,即医院不能以高药价提高利润。但有病人揭发,公立医院被禁止卖贵药后,改用各种巧立名目方式,从病人身上榨取更高的医疗费,「看病难」的社会病态依然存在。(黄乐涛 报道)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周日(22日)在十九大会议的记者会上表示,截至今年9月全国所有的公立医院都取消了“以药养医”及“药品加成”。她又表示,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经覆盖各城乡,大部份老百姓患病时都能够及时求诊,而且医疗费亦可大大减低。

广州一名市民周一向本台表示,中国根本没有监管制度,每一次推出的新政策,地方政府表面上是执行,但是实际上根本就是没有令到民众受惠。

广州市民说︰(公立医院)不能够以药养医,向一个主任求诊,20元挂号费,向一个专家求诊,100元、150元、300元、700元及1000元也有,你说如何是好?即是那个药物(价格控制)你有孔明计,他有过墙梯,你看政府多次限价,降底药价,到最尾,一路在升,(有种胃药)泰洛林(译音),我经常要吃的, 原本是10多粒的,转了包装,只有6粒,又是同样价钱,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来说,没有一样实际政策,都只是在说空话。

本身是内科及精神科医生的家庭教会长老徐永海对本台指出,中国的医疗资源一向都很少,中国的免费医疗大部份只是给予官员享有。他认为取消“以药养医”并不能降低老百姓的医疗费用,医生为了维持自己的生计,必定会想尽办法提高病人的医疗收费,即使药物方面给予老百姓优惠,但院方亦会巧立名目,建议病人做一些不必要的治疗,从多方面提高他们的医疗费。

徐永海说︰我觉得没什么效果,很大部份普通老百姓,基本上是自费,前一段时间说我那个颈椎(院方)让我做这个手术,他是说10万块钱,10万块钱像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来说,就根本做不了、做不起,(我认识人)当医生的,是骨科的,我就问他,他就说你别做了,就是我这个没治,过一段时间也好了,通过(这件事)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个费用贵,一个就是过多治疗,由这个检查就花了几千块钱,医生给吃饭嘛,医生给开工资嘛,从哪来呢?还从病人身上来。

他表示,若果要真正减低民众的医疗开支,应该所有医疗费都是由政府承包,这样民众才可以受惠。现时社会上就是医院收取太多不必要的费用,所以才会产生这么多的医疗纠纷,若果民众可以免费求诊,那么很多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徐永海说︰(医生说)有进口的药物,这个是自费,你用不用呢?这个进口的好,国产可能是2万多,进口的3万多,总是要有一大部份自费项目,就中国这个医疗体制,可能跟世界很多国家的医疗体制不太一样,很多国家的医疗体制,基本是免费的,中国没有,靠这个从病人身上收取费用,养医生、养护士的费用,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别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就事件,本台致电国家卫计委,希望了解情况,但是电话却接不通。

国家衞计委主任李斌周日(22日)表示,当前医疗服务供给不平衡、不充分,最佳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经济发达地区。为此,必须深入医疗衞生体制改革,让医疗服务优势资源扩散到困难地区,而公立医院已取消了“以药养医”及“药品加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