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收緊網絡監控行人面識別 專家指香港勢難獨善其身

2019-12-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3日,中國政府推行新申請手機服務須進行人臉識別的新措施,香港市面仍有不少「太空卡」售賣,成為大陸網民「翻牆」逃避監控的唯一「出口」。(李智智 攝)
2019年12月3日,中國政府推行新申請手機服務須進行人臉識別的新措施,香港市面仍有不少「太空卡」售賣,成為大陸網民「翻牆」逃避監控的唯一「出口」。(李智智 攝)

中國收緊網絡監控行人面識別 專家指香港勢難獨善其身

中國政府再出招收緊網絡監控,由本月開始在大陸新申請手機上網服務,必須要通過人臉識別核實身份,而澳門亦於本月下旬落實《網絡安全法》,令人關注香港會否亦跌入監控網絡。本台曾向香港多間電訊商查問了解,確定暫未受到大陸的新政策影響,記者亦發現有不少大陸客來港購買「太空卡」,以逃避網絡監控及「翻牆」上網。有大陸維權人士預測,雖然香港此刻仍是中方監控的「漏網之魚」,但相信中國政府必定會設法將香港納入管控範圍,絕不會讓香港人獨善其身。(李智智 / 馬立克 / 覃曉言 報道)

中國工信部今年9月宣布,為了落實《反恐怖主義法》和《網絡安全法》,並提升電話用戶登記資料的準確度,要求全國電訊企業由本月1日起,為新申請手機服務的用戶,須通過人臉識別以核實身分,才能辦理開通網絡服務。

雖然大陸政府聲稱新措施是防範有人轉售或協助其他人申請電話卡,杜絕不法分子在網上進行非法行為,但大陸早於2016年全面落實手機登記實名制,而同年工信部為1.2億電話用戶進行實名補登記,至今全部電話用戶均已實名登記,故額外的人臉識別認證,不難令人聯想到中方要進一步嚴密監控網絡。

本台致電多間大陸電訊商了解是否要全面推行人臉識別,其中北京電信客服職員表示申請新的手機號碼,需前往營業點進行臉部掃描,通過人臉識別採集比對技術措施,確認人像比對一致,才可辦理入網手續。

北京電信客服職員說︰號碼需要做的,需要做這個刷臉的,比如說開視頻刷臉都需要這些的。他以前如果說你當時登記的不清晰的話,他提前都會給你發短訊提醒你的,希望你做補登。以前的那些號碼都已經做實名認證補登了。如果沒有補登的該停機的已經機了,接打電話上網都不能用了。

上海電信客服職員亦作出同樣回應,指現在不僅新申請手機上網服務,連網購電話卡,也要求購買者當面進行人臉識別簽收。

上海電信職員說︰APP上面它有售這種卡的(電話卡),如果是申請了這張卡,這張卡片你關鍵是不是能夠拿得到,他給你送這張卡片,是需要你簽收的,然後上門給用戶配送的話,是需要本人簽收的,也是需要刷人臉識別的。

至於香港過去都要跟隨大陸規定,若要辦理一卡兩號,或在香港申請內地電話卡,都要提供姓名、身份證或回鄉卡號碼作實名登記,否則其號碼將被停用。不過,記者翻查官方文件,今次卻無列明持有內地電話卡的香港人,會否受到新措施規限,到底香港是否成為中國嚴密監控下的「漏網之魚」?

本台記者日前到深水埗鴨寮街手機店集中地巡視,有多個攤檔仍有售賣俗稱「太空卡」的電話儲值卡和大陸電話卡。多名商販都表示,香港目前未受大陸的新政策影響,購買和使用中港兩地「一卡兩號」或內地電話號碼,只需如常實名登記,但未有聽聞要通過人臉識別核實身份。

當記者提及新措施手續繁複,有商販更建議記者購買只有上網功能的電話儲值卡,強調毋須實名登記,並透露常有大陸人來港購買這類「太空卡」,可以「翻牆」上網瀏覽被禁網站,但大陸很多服務,都需要實名或電話號碼認證,此類「太空卡」則無法使用。

記者又到深水埗中國聯通門市了解,有職員表示暫時新政策未有影響需要持有內地電話號碼的香港人,又透露不少大陸人來港到電訊商門市購買中港月費計劃,使用香港的電訊網絡以圖「翻牆」。

職員︰外面買的,因為他們的卡是國內共享卡,在大陸用它的數據,收不到WhatsApp和用不到Facebook。
記者︰如果是我大陸親戚在這裡買呢?
職員︰他有沒有香港身份證?
記者︰沒有。
職員︰要拿護照過來,再加1,000元按金。
記者︰很多大陸人這樣做嗎?
職員︰多,我們有很多(大陸客)收1,000元按金都開,因為他們知道香港上網看到的東西,跟內地上網看到的東西不一樣。

記者亦到中國移動門市查詢,有職員指大陸人來港申請「一卡兩號」,須簽約兩年,親身來門市拍照存檔,並提交護照和1,000元按金,合約完了才可獲退按金。職員稱,有經常往返中港兩地的大陸人來港辦理,又教記者以港人身份代為申請,可免卻麻煩。

記者︰很多大陸人用(一卡兩號計劃)嗎?
職員說︰都算多吧,但通常是中港兩地走的人。
記者︰需要人臉識別嗎?
職員︰要實名,我們要幫他拍照,其實並非為人臉識別用途,是作記錄。

其實中國早已推行手機實名登記,亦已從日常生活進行不同程度的監控,包括遍布具備人臉識別技術的「天眼」鏡頭,為何仍要以人臉識別核實手機號碼申請人?

熟悉網絡運作的網誌活躍人士周曙光向本台指出,中共要進全方位收集民眾大數據,以達到全面監控目的,人臉識別是當中重要的一環。

周曙光說︰這種大規模數據監控,關連愈多資訊,可得出更多個人詳細資料,例如當你打通電話,政府的模面牆上詳列出那個人的地址、電話號碼,甚至臉部特徵都能展示出來,是種很可怕的監控。中國身份證的照片,年輕人的話可能有五年的有效期,成年人的話可能有十年的有效期,而人臉識別不僅僅是只限於一張半吋大小的照片數據,比半吋大小的數據更為詳細。

大陸維權人士野渡亦認為,以現時每8人附近就有一個監控系統的密集情況,人臉識別是黨國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必不可少的技術手段,以進行實時定位和跟蹤,有意識地分辨、分析,達到全面控制收緊的目的。

另外,明年中國信用體系將全面落實啟用,信用體系中人臉識別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因為它對於國民進行的信用打分,利用數據化全面控制起來,人臉識別就會在當中進行身份辨別。

對於大陸監控情況進一步收緊,大陸民眾又有何反應呢?野渡表示,由於人臉識別並非新鮮事物,已多方面應用於日常生活中,如乘搭高鐵和購物等,加上民眾對個人私隱侵犯意識不大,故未有引起太大反應。

野渡說︰我相信(他們)感覺不太大,因對這種明顯是政府侵犯公民私隱,中國內地國民都是沉默大多數,他們都是忍受,無動於衷,他們根本不知道這種體系全面監控國民的恐怖,是獨裁國家的悲哀,他們習慣被一個極權政黨所控制。

野渡又指出,雖然暫時官方未有要求舊有手機用戶提交人臉識別資料,但中共仍可透過移動支付和網絡監控方法,鋪天蓋地收集有關數據,在中共極權管治下,民眾並無任何能力反抗。

野渡說︰中國的移動支付是很厲害,平時移動支付應用到手機功能時,他都要求進行人臉識別,我相信未來體系上不會分新舊(用戶),是分類每一個人。

對於大陸人來港購買「太空卡」會否是一個有效逃避監控方法,野渡則指有關收費較大陸電訊收費高昂,不會太廣泛應用,而且他相信香港遲早亦會納入中共監控體系範圍內。

野渡說︰香港政府搞的智慧燈柱,那個就是很明顯包括人臉識別監控,因為香港有完善隱私保護法例,所以在短時間內,我們不會看到很明顯侵犯隱私,如人臉識別系統在香港氾濫。但對於黨國體制而言,黨國會千方百計將香港納入體系來進行數據收集工作。

澳門《網絡安全法》將於今月22日實施,並成立「網絡安全委員會」主理相關事務,法例中包括所有手提電話用戶以及電話儲值卡須要實名登記。野渡警告香港人,必須提高警戒和引以為鑑。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則認為,以現時政治環境下,政府要推行監控計劃機會不大。

方保僑說︰在香港買一些儲值卡,就沒有特別要求甚麼文件,澳門就實行了《網絡安全法》,就算買儲值卡,已經需要在應用程式中拍下儲值卡和身份證明文件交上去才可開通,但香港似乎仍未有這樣東西,而且在香港現有政治環境,政府再推行這政策,我相信阻力會很大。

今年10月31日,香港律政司向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在連登討論區及通訊軟件Telegram等網絡平台,散布煽動使用武力傷人及破壞財物的資訊,為香港首次推行「網禁」措施,到底香港面對中方的「全面管治」下,是否可以逃過監控劫難,仍須密切關注。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