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評論・2019中國年終回顧】黑天鵝在天邊飛舞(上)

2019-12-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即高調宣示,既防灰犀牛,亦防黑天鵝。據說是因為逢九必亂,上下驚心。這似乎又一語成讖;2019年由年初到年尾,中國大地灰犀牛徘徊田野、黑天鵝也在天邊飛舞。李銳老先生2月去世,留下的名言「毛病不改,積惡成習!」相映成趣。

這一年,是6.4屠殺三十周年,天安門母親漸漸遠去,而正義依然沒有到來;中共建政70周年,盛大的閱兵給黨國臉面抹金,那被抓進拘留所、黑監獄的人們,則撕破了這個國家的嘴面。

這一年,貿易戰懸而未決,香港烽煙彌漫。豬命難保、鼠疫又重現。709家屬四年奔波不止,華為舉步維艱。人禍如輪盤賭,死亡如隨機抽籤。這年初,有些名字需要追問,他叫失蹤的法官王林清。黨說他自導自演竊了卷宗。他們不在乎你信與不信,只問你服不服;有些名字還需要銘記,如香港科技大學的周梓樂、少女陳彥霖。

這一年,一開始就被死亡籠罩。

年初,甘肅白銀市變態殺手高承勇被槍斃;春節前,失業校工在北京小學實施了恐襲。習近平要歌舞昇平,帝國就肅靜京畿。那個被驅逐的49歲的「低端人口」,用鐵錐砸向了更弱的孩子。而在祖國的西北,陝西神木市21名礦工沒能活到春節。內蒙50名有幸過了春節的礦工,又很快凝固成帶血的GDP。這時候,嫦娥四號已降落月面,黨說,「你看,我射得很遠!」但他們沒興趣把這些母親們的兒子、孩子們的慈父安全地帶回地面。

在祖國宏大的國度裡,這些慘死的生命都是冰冷數字,人命在官媒的曝光,遠不及在非洲豬瘟下冤死的116萬頭被撲殺的豬。這些被名垂青史的豬隻其實只是2億頭冤死的豬隻中的極少數,它們大多數的豬隊友,無力爭到死於非洲豬瘟的名份,就加工流向了餐桌。慈母沒問你信不信,只問你吃不吃?黨說,這裡是祖國,還習近平的新時代。

春天裡,基因嬰兒之父賀建奎被抓了,從史丹福的天才學者淪為中國版的科技流氓,其實也就是南橘北枳的現代版;權健醫學的創辦人束昱輝的傳銷帝國也已崩塌,但他那個編號40的直銷牌照誰發的?在祖國,為權健的倒塌歡呼是愛國,但追問牌照就成了叛國。這裡「沒問你冤不冤,只問你服不服」!

這一年,川南的頁岩氣開採誘發地震頻頻發生,100多人的鮮血甚至生命,無力阻擋一個帝國對能源野心。只因為他們堅信,槍在手,天下太平。110年前,大清國醇親王載灃也這麼說過,但3年後大清就亡了。掐指一算,該是2022年。

3月裡,江蘇楊花如雪。鹽城的化工廠內外,近百條人命瞬間氣化,成為氣體。如4年前的天津,爆炸驚天動地,死亡卻悄無聲息。死者的親友們在最初的哭號之後,歲月靜好,安靜吃食。

金錢加手銬使得國人貼服,但人禍會傳染,僅僅9天之後,30條滅火隊救生員的生命,就在涼山大火中成為祭品。他們是黨國自己人,但萬人送別的哀榮演完戲後,僅一天,那些悲傷的家人就被立即遣送回原籍,這就是中國式的維穩。

這一年,還有些名字不該忽略,李文足、她獄中的丈夫王全璋、獄中的黃琦、高智晟、秦永敏、屠夫……

這一年,有些故事很懸疑,如吳小暉的錢包;有些故事既驚悚又懸疑,如昆明孫小果的死刑,他的員警父母能上演僵屍還魂;還有些畫風很粗鄙,如大褲衩派去倫敦的孔琳琳掌摑英倫,外交部「二傻」耿爽、華春瑩,讓你見識鐵血口炮。如果沒見過跳腳駡街,央視、外交部發言人有免費的娛樂效果——裝了30年秀才,現在急了,直接上粗口。

這年,還有些故事很狗血,京城有闊少劉強東的愛情,步長製藥有老闆趙濤花費650萬美元望女入史丹福成鳳卻被開除,當然還有習近平的大學問。

初夏裡,王全璋終於來信,拜黨國的手段,他被人間蒸發了四年;從自貢到內蒙,從山東到遼寧,很多銀行正在吃緊!別驚訝,歷史告訴我們,當豬肉成通脹的時代,沒有人在乎銀行裡有沒有錢。

在海外,千人計劃已轉入地下,習大帝仍在意亞洲文明,以一帶一路的馬甲表演萬國來朝。據說,大大要為人類指引方向。

在最敏感的6月,除了遙遠加州沙漠裡兩尊紀念雕塑,30周年被壓制和塵封的血與淚,沒能在中國開出燦爛的革命之花。香港正偏移習近平的劇本,港人拒絕引頸待戮,大大顯然迷惑不解。曾經的東方之珠警權氾濫,特務橫行。槍林彈雨下,血染香江。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