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政治意義

2019-12-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2月16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署名評論指出了這樣一個被商界廣為接受的事實,那就是剛達成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雖能對美中乃至世界經濟未來的不確定性有所緩和,但作用並不如很多人期望的那麽大。換句話說,這個貿易協議的經濟意義其實有限。既然如此,為甚麽習近平和特朗普還要花費如此大的心力,趕在年底前完成這一階段的貿易談判呢?坦率地說,我沒有意識到,在香港危機大爆發以及新疆集中營問題徹底曝光之後,美中貿易談判的政治意義不可避免地要升級,令其政治意義遠大於經濟意義。

正如美方最近透露的,把美中貿易談判以分階段達成協議的方式走出習近平5月大翻盤後造成的僵局,是中方提出的。美方居然接受了這個提議,令許多人因此而推測,為了明年連任,特朗普不得不把更具政治敏感性的問題先擱置起來,先把農民的選票穩住。我相信,習近平和整個中方高層也是這樣看的。但香港危機爆發,大大增加了特朗普的談判籌碼,且中國經濟的急劇惡化也瞞不住美方。在這種情況下,精明的特朗普豈有不得寸進尺的道理。在談判的最後階段,習近平一再以種種手段,試圖讓協議文本與美方曾經的讓步承諾一致,特朗普卻毫不客氣,完全不在意讓習近平和整個中方高層以嚴重的挫敗感接受這個事實:分階段的主意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中方現在不得不吃下自己種的苦果。

那麽,中方吃下這個苦果的具體政治意義是甚麽呢?有人已經將這次協議與歷史上的《馬關條約》和《辛丑條約》相比,以強調其歷史意義之重大。我的看法是,雖然這個「階段性貿易協議」的「名頭」不如那兩個條約的「規格」高,但就其歷史重要性而言,確實可以相比。不過,就實質性的政治內涵而言,恐怕更為貼切的,應該是把這次的「階段性貿易協議」與鴉片戰爭導致的《南京條約》相提並論。為甚麽呢?因為《南京條約》的主旨並不是奪大清的國土和財富,而是以西方文明的價值給中國文明「立規矩」。正是這一點,讓當年大清的士大夫們痛心疾首,也讓今天的「黨國」精英如鯁在喉。

與《南京條約》背景相同的是,此次協議雖源於貿易摩擦,但衝突的根子是中西文明的價值分歧。香港危機則提醒我們,要彌合這種文化分歧有多難:一個多世紀過去了,中國只有當年《南京條約》割讓的香港實現了西方文明對中國文化的現代改造,而在經歷了幾番血與火的洗禮之後,中國本土的皇權文化又全面復辟了。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國今後要重複從《南京條約》到《馬關條約》,再到《辛丑條約》的政治演變邏輯呢?

這種可能性不僅存在,而且因為中國掌握了「夷人之技」,使得這個邏輯的重演不僅對西方,而且對整個世界也變得更加危險了。南海替代了黃海,可能為下一個《馬關條約》埋下伏筆,而今天中國官媒的「新義和團」話語,或正在為下一個《辛丑條約》做鋪墊。面對這種真實的危險,美國和整個文明世界的認知和決斷很重要,同樣重要的,是有一定政治空間的華人世界的認知和決斷。這兩個因素的互動能不能減少中國政治轉型的代價,2020和2021,也就是明、後兩年,或可見分曉。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