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香港教育局長試水溫消滅粵語教育

2018-10-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的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於香港電台的節目上說:「日常生活應多用普通話表達」,他形容世界上「中文」發展是普通話為主,質疑廣東話學中文將來不長遠云云;「香港700萬人社會用廣東話學「中文」,將來會不會長遠?會否有個分別在這令我們失去優勢呢?這個要專家去研究。」

事實上香港推行了所謂「普教中」,即以普通話教中文科超過十年,多項研究都表明完全無助於改善學生的中文能力,甚至令中文水準倒退,近年「普教中」學校不增反減,如港島玫瑰崗以至左派學校鮮魚行,都取消普教中;事實上特區政府為推動所謂「普教中」投放了大量資源與津貼,透過資源利誘香港的學校,廢粵改以普通話授課,甚至有些學校的所謂「精英班」只設普教中,要成績較次的班別才以粵教中。

然而政府不斷推動的同時,Facebook專頁「港語學」做了個統計,以普教中的學校由2015年的141間中學與375間小學,下跌至2018年的124間中學與362間小學,說明香港的老師與家長都用腳投票,寧選擇粵教中的中學,真相是「精英班」的中文成績,反而被粵教中的「較次班」追上,特區政府面對令成績退後的真相,不但沒有改弦易張,反而先修改網頁有關這些研究的公布,然後再「搬龍門」,當年以可以改善學生的語文成績來推行普教中,今日就改口說是為了「將來」來普教中,至於所謂的「專家研究」,其實專家早已說了很多次,即香港作為粵語社會,普教中對學「中文」是沒有任何的幫助,而政府只是不斷輸打贏要,一如在廣州近年所做的事情一樣,要找理由消滅香港的粵語社會。

舉例說瑞士人口大約850萬人卻有四種官方語言,國人母語多為德文法文意大利文,卻多掌握兩至三種語言而不成問題;香港的「兩文三語」政策最令人誤導的,就是所謂「中文」在二戰之前的香港,一直被稱為漢文,所寫的是漢字,一如日本人教寫漢字,甚至寫漢詩,也完全可以用日語來傳授。偏偏把「漢文」改為「中文」,在「差不多先生邏輯」下,就把漢字私有化,變成以為只有「中國人」才可以讀寫的語言,把漢文漢字「民族主義化」,這種誤導只是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而完全不是為了教學生。

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寫的是正體字,說的是粵語,偏偏有些人為了政治目的,完全違反科學常識,要以外語(普通話)來教授小朋友寫漢字,不用專家都可以得出結果,即課程大部份時間都變成去糾正讀音與用字,而反而學不到漢文;學生浪費大量精力,花在學習大陸詞彙與香港詞彙的相異之處,如香港叫的「去街市買番茄」,在「普教中」之下竟要變成「去菜市場買西紅杮」,結果完全喪失與本地人溝通的能力,一如平日那些離地千萬丈的普通話外語譯音,結果就是令學生索性放棄漢文,改以英文或原文稱呼,這種為政治目的而瘋狂亂搞的做法,令很多市民改投直資、私校以至國際學校的懷抱;一如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為「簡單些」把自己子女送到國際學校與外國升學;至於付不起錢的市民,則成為了這種政治掛帥制度下的白老鼠,覺醒者敢怒而不敢言,當然還有一些仍然「愛國之士」仍相信政府的騙局。

以「好處」吸引老師與家長支持「普教中」已隨著真相而胎死腹中,學校減少普教中正為中共殖民政府造成壓力;楊潤雄的言論正代表政府在「試水溫」,如果反對聲音不足,則可以借勢以行政手段,全面迫所有學校推行「普教中」,再慢慢在社會上禁絕粵語。

至於所謂700萬人長不長遠的問題,真相是海外華人很多仍是說粵語,而即使將來中國移民改變了這些,單是香港的700萬人口,也比起很多歐洲國家多;挪威、芬蘭、斯洛伐克人口只有500多萬人口,克羅地亞只有400多萬人口,立陶宛3百萬、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則只有百多萬,甚至冰島只有30幾萬人,這些人也沒有放棄自己的語言,也沒有甚麼「邊緣化」的問題;今日特區教育局長的言下之意,是否香港人為了保衛廣東話,除了爭取香港獨立之外,就沒有其他可能呢?這是否政府曲線在推動港獨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