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西方中國專家對中國隱惡揚善 源自耶穌會與啟蒙哲學家

2019-08-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個月,一群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發表聯署信,刊登在《華盛頓郵報》,呼籲白宮和國會,不要當中國是敵人,呼籲美國政府應該重新與中國合作,這樣才能幫助中國內部的開明領袖推動進步改革。這封信,獲得美國不少著名中國專家簽名,裡面也不乏時常批評中國政府的學者。

公開信引起不少辯論,《華盛頓郵報》資深中國線記者John Pomphret, 便在《華郵》撰文,指出現在美國朝野兩黨對中國越來越不友善,原因不是美國政界忽然吹起敵視中國之風。問題的根源,是中國政府,特別是習近平當政之後,對內越來越極權,對外越來越野蠻,美國與威權中國合作幾十年的結果,便是讓威權政府越來越大膽做違反人權和國際規則的事。中國體制內,並不存在熱衷改革的開明領袖。

這封聯署信,無論你認不認同,起碼也在中國研究圈,引起了健康的辯論。從更大的背景去看,西方國家的中國專家,容易對中國出現隱惡揚善的傾向。這個在西方文化中,可以追溯到17世紀耶穌會到中國後回歐洲發行各種介紹中國的書籍開始,幾百年未變。西方這種對中國的情結,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理解。這個星期,我將討論第一個角度。

17世紀和18世紀,歐洲被頻繁的宗教戰爭、內戰和各種衝突困擾,歐洲人去到大清國,看到生活富足的南方城市和穩定的政治。西方人學了中文,閱讀了很多中國官方認可的措辭華麗、一味歌功頌德的士人文書,便將文字當真實,翻譯成西方語文,將中國文人筆下的理想幸福國度,介紹到歐洲去,與問題叢生的歐洲作對比。一個想像中十分理想的中國,因此變成歐洲知識分子批評時政和鼓吹改革的修辭工具。

例如耶穌會教士面對新教、科學和自然哲學對天主教廷挑戰的時候,便大力推廣「儒家文化是信仰上主的文化,孔孟經典裡的「天和上帝,就是天主」的理論,硬說中國那麼繁榮,就是因為他們虔誠信主。

耶穌會教士李明(Lecomte),便在1696年寫道:「中國人有真上主的知識,並按照最完美的道德戒律行事,當歐洲和全世界都活在錯誤與腐敗之中時,中國人卻將有關真上帝的知識保全超過二千年,他們敬畏主的方式,可以成為歐洲基督徒的典範。」

到了18世紀中國乾隆當政時,啟蒙思想家伏爾泰(Voltaire),鼓吹中央集權的開明專制,反對貴族特權,又把一個理想化的中國來對比沉淪混亂的歐洲,說道:「在中國,任何事情都有偉大的委員會決定,這些委員會互相監督,成員由嚴格考試挑選。在這個制度之下,任何帝王都無法行使任意的權力。如果世上有任何地方是人類的生命、榮譽與福祉都受到法律保護的話,那個就是中國。我們歐洲的君主聽到這樣的例子時,應該如何是好?就是敬仰與臉紅,最重要的還是要模仿。」

幾百年前的這些中國比歐洲更懂上帝、更有法治的論述,在今天看來,看似荒謬。但這些論述,難道我們不會覺得似曾相識嗎?2008年金融風暴之後,不少西方金融才俊和右派說西方正在偏離資本主義正軌,中國才是資本主義真傳得到保留,金融管治極度負責任的國度。左派則說,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比自由資本主義優勝,西方應該學習。這不正是幾百年前歐洲中國幻想的翻版嗎?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